Trafalgar.

养老

【DBH】RANDOM ODDS(年龄操作(40+)汉克/(Free)康纳 | NC-17)【2】

啊!!

一了一:

梗概:汉克·安德森做梦都没想过他会让一个走私红冰的混混住进家里,更别提对方还是个仿生人。


 


※配对:汉克·安德森/RK800·康纳


※分级:NC-17


※警告:**年龄操作** 故事设定-汉克·安德森与康纳相遇于2029年,仿生人起义成功也提前发生在2029年。


 


※本故事由 @REINCAO 与我两人一同构思并创作而成,感谢RO所有注入的有趣而精彩的想法,才有这故事的诞生。


 









……










Chapter.2


 


 


 


 


 


“进去。”


汉克停下了脚步,挂在他食指上的手铐也因此碰撞出声。他勾了勾手指,锁链另一头拴住的手腕也随之被牵扯起来。康纳接到示意,快几步走向前,弯腰钻进了车里。汉克将手铐拷在了拉手上,拽了一下以确认牢固,他的余光里瞧见康纳试图说些什么,嘴巴张合了好几次,最终还是闭紧了什么也没说。


“听好,”汉克说道,“不准碰车上的任何东西。”


康纳的回答被他关车门的声音所盖住。汉克从车头前绕过去,拉开了驾驶室的门。他的屁股刚挨上座椅不过几秒,就已经忍无可忍了。他一边戳着电台按钮,一边对康纳嚷着:“别他妈再盯着我看了!”


仿生人点点头,将目光挪到身旁的车窗上,“对不起。”


尽管如此,汉克也能看到康纳通过看窗户上的倒影正目不转睛地观察着他。汉克猛地踩下油门,一个大转弯开上了路。康纳被突如其来的转向弄得差点砸在车窗上,玻璃倒影上的汉克对此终于是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笑容。


“模控生命在创造出你们这些仿生人的时候,”汉克说道,“没想到你们也能做出这些事吧?”


“请具体指出。”


“为什么会有仿生人参与进来?你说过仿生人不需要红冰,”他说,“你为什么要加入这个团伙,康纳?”


“自从我们起义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有所变化,”康纳说道,“我们需要去登记身份,作为一名公民生活在这里。”


“你别告诉我------”


康纳转过头,正视着汉克,说道:“我想,我需要钱。”


“操,这太荒谬了,”汉克说,“仿生人需要钱?”


“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副队长,”康纳解释,“我们日常的运作以及能源提供都来自于一种你们称为蓝血的物质,也是就钛,正如人类一样,我们也需要购买“食物”。”


“胡说八道!”汉克说,“你他妈是个仿生人,而你却只能通过做这种勾当才能赚钱?”


玻璃折射出淡淡的黄色光芒,之后又恢复成蓝色。康纳说道:“我的型号与其他仿生人的类型都不同,因此并没有对应的模块。”


他应该是整个警局里唯一一个家里没有仿生人的老古董了,“说人话。”


康纳直白而坦然,“他们会做的我都不会。”


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大笑几声,但却因为更多的不可置信而制止住了,化为一声冷哼,“你是个仿生人,然后现在告诉我你不会学习?你究竟他妈的是个什么特殊机型?”汉克顿了顿,“不过你似乎还挺能打。”


“为了自保学的。”


“噢,现在你可算知道怎么学习了,”汉克撇了撇嘴,转而咕哝着,“算了,关我屁事。”


局里的同事对他一贯的冷嘲热讽都退避三舍,可这招对一旁的康纳似乎毫无作用,仅仅是额间的蓝灯略微地闪烁了片刻,以表示他听见了而已。


“从你身上只搜出来一个东西,”汉克转而说道,“1994年发售的二十五美分的硬币,那意味着什么吗?”  


仿生人终于肯把目光收回来,他扭过头看着汉克,“我待机的时候回拿它消磨时间。”


“也就是说这枚硬币对你来说是个玩具?”


康纳点头,“算是。”


“哦?你也会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啊,”汉克挑眉,轻笑一声,单手把住方向盘,右手伸进了上衣口袋里,“你猜怎么着?”


路灯光线扫过他们头顶,汉克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的硬币短暂地反射着冷光。康纳的视线跟了过来。他说道:“如果明天行动成功了,我就把它还给你。”


“……谢谢,”康纳说道,眉梢略微地变得柔和。他的语气也不同于刚才如同汇报工作般的机械,“但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今天的行动,现在已经是凌晨二点了。”


“现在,”汉克把硬币塞回去,“你最好闭嘴。”


康纳点了点头,在汉克把车停进院子之前都再也没开口的意思。汉克熄了火,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他才从杰弗瑞那里拿到的高科技仪器。


汉克打开副驾驶室的门,他将扫描仪打开。“别乱动,”他说道,“把裤腿卷起来。”


康纳微微偏侧着头看着他手中的机器,犹豫了片刻还是用自己自由的那只手抓住自己的裤子往上拽,露出了脚踝。汉克将仪器的投射口对准,一圈条码似的光圈浮现在康纳的皮肤上方,蓝光随着上面数据的增多而变得更亮,直到贴合在他的皮肤上。


仪器上的屏幕显示出目标的信息,然而除了他们已知的资料外,这个连接着数据库的仪器也无法分析出康纳的型号。


“跟踪器?”康纳问道。


“这还是我第一次对一个仿生人用这东西,”汉克起身,他将拉手上的手铐解开,“更别提带人回家了,跟上!”


他将房门打开,在康纳走进去之后,继续用仪器在门口投射下记号。“要是你走出这个范围,我就会收到警报,所以别惹事。”


但仿生人并没有立刻答复他。汉克转身发现康纳正站在原地四处打量着他的客厅。“你他妈在看什么?”


康纳收回了目光,他摇了摇头,“我只是……有点好奇。”


“我越来越想揍杰弗瑞一顿了。”汉克推了他一把,示意他朝前走。等他们走到卫生间前,汉克抓住康纳的肩膀,将他推进去,命令道:“站进去。”


待到康纳靠墙坐在浴缸边缘时,汉克将手铐绕过水龙头,再扣在康纳另一只手上。他把钥匙放进口袋里,并探身将帘子撩开,用同样的方法在窗沿处下了限制。他再次确认了一遍康纳被禁锢住的位置与姿势都不可能产生逃离的可能性之后才关上了门。


“仿生人贩毒,职业生涯中见过的最诡异的事情,”汉克念叨了几遍,沿着自己房屋内走了一圈,把所有的出入口都标上记号,“而带个仿生人回家?就更他妈的------”


汉克停在了自己卧室前,死死地瞪着卫生间关紧的门。他深吸了口气,还是忍不住把扫描仪砸在床上。


“操!”他把脸埋进自己手里,发出了沉重的抱怨声,“我甚至没有享受热水澡的权利!”


 


 


 


 


……


 


 


 


 


11:56 AM.


他解除了休眠模式,睁眼便接收到从窗外倾泻而下的阳光。距离交易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零四分钟,根据对面隔着一个小过道的房间里的动静来判断,最多六分钟,汉克·安德森便会醒过来。


康纳动了动手腕,以便于他能稍微地调整姿势而能看到脚踝处的光圈。这种跟踪限制对绝大部分的仿生人都有用,但是安德森对他使用的这个并非是市场上的最新型。


额侧的LED灯圈幽幽地散发着黄光,他脚踝上的蓝色光环也在同一时刻变了颜色,片刻之间又一齐变为了红色,随后蓝色重新覆盖了一切,恢复成最开始的模样。


完成了入侵并改写程序的行动之后,他的音频处理器便将对面房间中的动静传到他的处理器中。这栋房子的墙壁隔音效果很差,就连安德森在房间里走了几步,开衣柜找衣服的动作都能被康纳模拟出来。


他算准了时间,在安德森打开门的那一刻便开了口:“中午好,安德森副队长,现在是十二点整,距离交易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对方顶着一头凌乱的金发站在门口,怔了一下。“我他妈要洗澡,”安德森说道,耷拉着眼睛走过来,他弯下腰解开了康纳一只手上的手铐,揪着他的衣领将其拽出浴缸,“滚出去。”他的动作极其粗鲁,康纳被推得一个踉跄。


“出去的时候关上门,”安德森已经拧开了水龙头,“给我老实点。”


“明白了。”


客厅地板上随意扔的东西太多,康纳不得不分出精力去留意脚下。他走到门口,转动了把手,轻轻松松地就跨过了那条标识,而在卧室的仪器也并没有发出警报声。确认了之后他又将门关好,走了回去,选择站在厨房柜台的微波炉前等待安德森。


 


 


 


 


 


……


 


 


 


 


1:52 PM.


“这东西真诡异。”汉克·安德森抬手碰了碰塞在耳朵里的通讯设备,传达到康纳的处理器中便成了双重的声音。


“测试完成。”康纳说道。他的声音传到对方那里也同样有了重音。安德森紧锁着眉头,看样子难以接受这种交流方式。安德森关闭了他们之间的联络,贴着墙瞥向走廊尽头的房间。


他问道:“你确定?”


康纳说道:“坐标显示的就是这里,交易目标也只有一人。”


“但不能排除附近没有他们的眼线。”


“的确,”康纳说道,“但其他房间都处于废弃的状态,而我检查了一遍,这一层只有你一个人类。”


“你是怎么知道的?”安德森说,“你从刚才开始一直和我待在一起。”


“我有一个品质很高的音频处理器。”


“那和你接头的那个仿生人难道不也能知道我的存在?”


康纳摇头,解释道:“我是特殊型号。”


安德森学着他说话的模样,以着同样认真的语气地回道:“去你妈的。”


康纳眨了眨眼,不知这句话与他们的对话有何关联。安德森对他的反应露出明显烦躁的神情,他只能先转移话题。“副队长,”他伸出手,“时间到了,请解开我的手铐。”


“听好,”安德森压低声音,“如果计划出了差错,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也是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跑。”


康纳揉了揉自己的手腕,“遵命,副队长。”


但他的处理器将这个人类的命令归类于无用信息区域中。康纳走过去,先是缓慢地敲击了一声,再短促地敲了一次,接着又重复了第一下的力度。他将这段节奏重复了三次。


2:00:10 PM.


他敲门的时间严格按照他所获取的消息说的那样,可门内并无回应。康纳又重复了一次,但结果仍是相同的,他不由得怀疑昨天安德森的行动已经暴露了。他转而去扭动门把手,却没料到这门根本就没锁。


康纳回头瞟了安德森一眼,并没有理会他警告的眼神,反而直接走了进去。


铺在门口的是一张地毯,他半跪下去,侧头观察着地上。房间地板上落的全是灰,但却有脚印的痕迹,而且是新鲜的。至少说明接头人曾来过这里。康纳踏进了房间里,木制地板破旧不堪,他的每一步都吱嘎作响。


客厅没有空空如也,天花板上悬挂着简单的吊灯,并没有藏身的地方。如果踩在这上面会发出这样的动静,也就是说从他们到达此处到现在,都没有人在里面活动。是汉克·安德森昨天的埋伏惊动了他们吗?


康纳朝更里面走去。右侧是卧室,左侧则是个储物间,卫生间在走廊尽头。他从离他最近的房间开始搜查,但储物室里面只有空着的铁架子而已。他在此没有过多的停留便朝右走去。


卧室里有张简易的铁床,上面铺着带着破口的被子。根据床与地面的距离,没有人能够藏在那底下。康纳走向窗户,一把将窗帘拉开。光线涌进了整个房间,也把地上扬起来的灰尘给照的一清二楚。他转身,注意到靠着墙壁立着一个双开门的衣柜。借着光,康纳注意到门上有着清晰可见的手印,而那上面并没有指纹。


现在放轻脚步没有任何的意义。康纳快步走过去,伸手快速地拉开了衣柜。


成堆的衣服从里面倾泻而出,几乎是淹没了他,而在他能够抬手将这些挡住他视线的布料甩开之前,一个重物从上方砸落在他身上,而他身下的地板甚至因此被压断。


“你这叛徒!”压着他的重物吼着,盖过了安德森的叫喊声。


他被攥住衣领,猛地扯出了衣服的重重掩埋。在对方拳头落下来之前,康纳就已经抬手护住了自己的头,缝隙之间他看见这个仿生人的型号是AP700。不过几次攻击,康纳便在这其中抓住了他动作的疏漏。在对方右拳击中他手臂之后有半秒钟的停顿,他反手抓住对方的右手手腕,将其死死地压在对方的肚子处。康纳的另一只手趁着他晃神的一瞬间从他的腰侧绕到背后,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衣服,迫使他错失了力道,一拳砸在他旁边的地板上。


康纳左脚勾住对方的腿,朝左侧用力翻滚,将对方甩在地上,挣脱了禁锢。


目标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脸上的怒意依旧明显。“你为什么要背叛自己人!?”


回答他的则是外面安德森跑动的脚步声。他们同时都注意到他是在朝这里而来。


AP700型号的仿生人转身便向窗户跑去,康纳立刻冲上去,就着力道直接将他撞倒在地上。目标扭转身体,凭着蛮力将康纳试图抵挡的手压制住,手臂拼尽全力压在他的脖子上。


形成皮肤的液体从他们相接的地方褪去,康纳用力尝试掰开钳在他脖颈处的手,晃眼之间看见对方似乎掏出了什么紫色的球形物体,下一秒他的嘴巴就被强制地掐开,他奋力转动头,却也没能挣脱。


袭击者的手指捅进口腔里,他的牙齿划破了那东西上面的薄膜,一部分液体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更多的则是无法被阻挡地灌进了他的身体里。检测系统因受到过大压力只来得及检测出液体里含有钛的成分,更具有威胁性的则是他的系统已经发出了模块即将受损的警告。


但那个仿生人却突然松手了。康纳一脚踹开他,咳嗽着从地上爬起来。如果他没有因此而让音频处理器受到损伤,那么刚才随着袭击者动作一同而来的是一声枪响,康纳看向门口,安德森刚垂下手里的枪,而枪口出冒出的一缕白色烟正在变淡。


袭击者并没有因为胳膊上的枪伤而影响行动,他当机立断朝窗户外跑去,而安德森也在同一时间动了。但是完全出乎康纳意料的则是安德森并非是冲着袭击者而去,他根本就没有想要理会那人的意思,直直地朝着康纳走去。


他说道:“你给我张嘴。”


“可接头人------”


“这里是十二楼,他跳下去等于自杀,”安德森说道,“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如果汉克·安德森没有阻拦他的话,他应该能抓住他。可康纳怀疑这位副队长也猜到了这种行为的危险性。他顺从地张开嘴,安德森抬手固定住他的脸,大拇指强硬地拉开了他的嘴巴。他的舌头在适应这种动作的时候,不经意地擦过了他的指尖。他检测出了火药的成分。


“他到底给你塞了什么东西?”


“不、不清楚,”康纳因他的动作而有些口齿不清,“但我的系统并没有检测出问题。”


安德森蹙眉,“你能确定你那个什么检测百分百不出错吗?”


“是的,”康纳说道,“虽然达不到百分之百,却也不会出大错。”


他说话期间舌头第三次舔舐过安德森的手指之后,对方立马松开了手。


安德森搓了搓手指,“全他妈是黏糊糊的蓝色东西……你那是什么表情?”


“我不并没有------”


“哈,全写在你的眼睛里呢!”安德森说道,“你是想问为什么我不坚持追过去?”


康纳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你做出这种举动的可能性很小。”


“瞧见没,就如我一直没法理解你们的钢铁脑袋一样,”安德森敲了敲他胸膛,“你现在为我做事,就是我手下的人。”


“……是我的荣幸,副队长。”


安德森对此翻了一白眼,“天呐,我竟然有那么一秒还相信你明白了。”


康纳急忙补充道:“以及谢谢你救了我的命,副队长。”


安德森甩了甩手,冷哼一声。


康纳瞧见了他手指上沾染着的液体,后知后觉地伸手抹了抹自己嘴边。正如他分析的那样,这液体里大部分都是钛,与他们的“蓝血”类似。


“康纳,”安德森从衣服堆里抽出一个手掌大小的笔记本,“过来看看这东西。”


“这里面是代码和坐标。”他看着安德森翻了几页之后,便将本子从安德森手里拿过来。


“估计这又是你的强项了?”


“我们并不是一无所获,副队长,”他将把本子摊开,把那个重复了很多次的数字指给安德森看,“这是个坐标。”


“告诉我个好消息。”


“它的确就在底特律,”康纳点头,“不知你是否知道一个名为伊甸园的地方?”


 








TBC









……




*快来看看RO画的世界珍宝!!!

评论

热度(1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