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falgar.

养老

【康汉】贴心安卓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透明君:


阅读提示:康汉,警探组日常,短小片段集,夹杂部分个人对于仿生人和人类差异之处的观点~微量马库斯X卡尔


这是个很贴心的乖巧康纳 心机什么的不存在的。


 


1 、闲聊


 


在闲聊时,异常仿生人总是康纳和汉克最常聊起的话题。既是任务目标,又是探讨人类与仿生人差异的深刻命题,聊起来千头万绪,似乎总有说不完的点。


而且,汉克真的很感兴趣。


康纳额边的指示灯安定地闪烁运转,平静深邃的蓝色旋转运行,在表情多数面瘫的仿生人身上是个令人安心的标志。汉克拿起汽水咕嘟闷下两口,确定那玩意没有突然变成黄色的迹象,才继续之前的话题。


“异常仿生人的喜好?你觉得这很奇怪吗。”


“不……我只是无法理解。”康纳停顿了片刻,趁着汉克没发现扫描了那瓶汽水并比对了之前的记录,大概只要不到半秒钟的时间,人类根本察觉不到。


在检测出汽水卡路里和口味之后,他继续说道,“异常仿生人的最大特点为不可控,随心所欲的行事使得它们脱离了机械的身份。但实际上,不服从命令是一方面,喜好却是另一方面。


人类之所以存在喜好,仅仅只是不同躯体的感官存在差异所导致的,比如不同人的舌头品尝同样的甜品,感受的甜味也不相同。可是仿生人的传感器都是统一制造,系统处理数值时使用的也是相同的计算方法,同一型号的仿生人在感官方面不存在任何区别,无论异常与否。


简单说,仿生人不可能存在喜好,哪怕存在,也应该是统一标配,由公司配备的传感器进行决定的。”


“量产的感官和判断,能称之为喜好吗?”


他们站在流动汉堡店外。今天的底特律阳光晴好,温暖的光线穿过伞面照拂在康纳的脸颊和汉克的背上,汉克松了松肩膀享受阳光恰到好处的温度,他们刚办完几件仿生人和人类的纠纷案件,目前仅有这半天的假期用来休息。


“我不懂你们模控生命的那套什么算法,但是人类的喜好这玩意,更多的时看心情。好啦,别用那种疑问眼神看我,这就像是我面前摆着汉堡、蔬菜沙拉和面包,我就是想选汉堡而已。”


“可是仿生人不存在感官差异……”


“动动你的机械脑子,采集到的数据和做出的选择只是部分因素,更多是人类找不出最好的方案来执行。”汉克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这里可没有模控生命的算法和对错表,异常仿生人只是从严格按照条例行事,进化到可以做出属于自己的判断,他们的对错由自己建立,包括喜好和习惯。人类做事有时候毫无道理可言,因此异常仿生人也不需要依照什么道理、算法、传感器之类的。”


盖瑞的招呼声传来:“汉克!你的套餐好了。”康纳闻言转过身去取汉堡,回来递到汉克手里。


“谢谢。”汉克拿着热腾腾的汉堡,揭开包装纸咬了一大口,蔬菜肉排和沙拉酱的味道混合的很好,面包也烤的松软,他把粘在脸颊边的白芝麻用手抹下来丢进嘴里,觉得按时吃饭的生活还不赖。


“可是,我觉得你的话存在逻辑问题,答不对题,副队长。”


“嘿,我又不是什么社会学家,也不是求知欲过剩的异常仿生人,想那么清楚对办案也没什么用。”


康纳额边的指示灯跳转黄色,好在它们闪烁了几秒后,仿生人没有说出“紧急任务”或者“接到新案子”这种煞风景的话来。


“我对比了记忆,发现有些相似的例子。比如我们第一次在吉米酒吧见面,那时候副队长拒绝和我一起前往办案现场,针对这种情况存在多个方案。比如倒掉你的酒和请你喝一杯,两者的计算结果相同,所以做选择只在我一念之间。”


“所以你他妈的选择倒了我的酒?”汉克从鼻腔里哼气,“还用维修费威胁我。”


“因为当时……我只是随便做的选择。”康纳歪了头抵在伞杆上,“其实无论哪种方案结果都一样,当时副队长的情绪并不在算法之内。不过现在,为了让你觉得开心点,我想晚上请你喝一杯。”


“现在补救至少需要两杯。”


“直到你喝醉之前,我都乐意奉陪。”


“我在想你的拍马屁功能是不是会进化,异常者会自己学习吗?”


“我想这不算是拍马屁。”康纳直起身子学着汉克指向自己的脑子,“应该叫把副队长的情绪加入算法,和感官没有关系,只是我想要这么做而已,作为喜好。”


“康纳。”


“嗯?”


“不要对老警员说这么肉麻的话,我鸡皮疙瘩快起来了。”


康纳检测到汉克的情绪指数上升,于是他非常了解地回答到:“明白了。”


 


 


2 、健康


 


“副队长,现在是午餐时间。”


汉克被左手边突然出现的康纳的脸吓了一跳,他合上被害者人的信息资料夹,转过脸去瞪了接近过度的仿生人。RK800的蓝圈正常运转,而且对于突破人类亲密距离的警戒线一事毫无所觉,康纳提醒道:“不要总是等到产生大量饥饿感才开始进食,那会对你的胃造成危害,而且只要忙碌起来,你就完全忘了吃饭这回事。”


“你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当个仿生人警探吗?我可不想找个保姆做搭档。”汉克推开康纳的脸从办公桌前站起来,他确实觉得有些饿了,嘴上和康纳对着干,实际上已经披上外套准备出去大吃一顿。


“作为你的搭档,关心你的日常生活能提高合作效率。模控生命中保姆型的程序库发展完备,需要我下载一个吗?”康纳开了个玩笑,他本身的数据库就是最高权限,这些资料早就已经具备。


“我禁止你下载那个程序,异常仿生人就有够麻烦的,你还想变成一个啰啰嗦嗦的异常保姆吗?”老汉克没发觉仿生搭档的顽皮笑容,他朝着警局大门走去,听到肚子饿的大叫。


“今天别去汉堡店了,我们吃点健康的。”康纳拉住他,把老警官半拖半拽地拐上另一条路,“我不会去吃什么蔬菜沙拉的,放手!”汉克视图掰开仿生人的手指,在大街上拉拉扯扯不是什么好主意,可架不住康纳那股缠人的劲儿,两个人的手指打得不可开交。


康纳获得最后胜利,他把副警长的手紧紧握住,然后平静地解释道:“你会喜欢吃的,我挑选比对了副队长的进食习惯,保证那些菜品既符合你的口味又健康营养。唯一的问题就是有点昂贵。”


“不过不要紧,模控生命批下来的预算资金还有很多。”


“你绝对会喜欢。”


他们穿行在人类和仿生人中间,汉克的左手被康纳的右手攥紧,两人相靠近的那一侧亲密无间的贴着,很难瞧出来那里的两只手实际上是在角力。老汉克死撑着再次挣扎,不得不又一次承认仿生人的躯体远超人类,至少对于他这个老警官而言,康纳的体力、侦察力、反应速度都堪称完美。也许年轻的汉克·安德森有自信挑战精准的机械构成的产物,但上了年纪的老汉克却有心无力。


“你确定那什么营养餐会好吃?”他放松了力气,警惕地试探康纳的口风,要知道这个小混蛋很擅长说谎。


“当然。你应该信赖我的导航和判断,保证你吃过之后,就再也想不起街边的高热量垃圾食品的味道。”


汉克对此深表质疑。


 


 


【几周之后】


 


“好了,预算总有用完的时候,我并不嫌弃快餐的简陋。”汉克咬了一口手里的热汉堡,第一口简直形同嚼蜡,好在他狼吞虎咽地吃下去之后,觉得问题并不严重。


只不过汉堡的味道实在很单调而已。


康纳似乎正等着汉克吃完后的那一瞬间怅然,他适时开口诱惑道:“不,副队长,我想到了新的办法可以节省预算。”


“你想干嘛?”


“其实,自制三餐可以大大降低成本,只需要在超市挑选合适的食材,每天都能吃到同样丰盛的饭菜。”


“两个大老爷们逛超市买菜?想都别想,我不会让你进我家厨房的。”


康纳额边的LED灯运行平稳,悠闲地转了两圈。


 


【第二天】


 


“真香。”


 


 


 


3 、醉酒 (说好的贴心,第三篇就开始搞事……)


 


“康纳,我要再次强调这东西还是实验品,使用存在一定的风险性。”男性仿生人将一枚形似U盘的方形物体交到康纳手里。它的表面呈现出无机质的乳白色,采取通用的塑胶皮肤材料制成的外壳具有良好的数据传导能力,康纳手心的皮肤呈现出对接传输时的乳白色,他在对数据盘进行简单的扫描。


扫描结果显示,数据盘中有一个针对仿生人组件研制的病毒,导入软体后大概在0.001s内就会被自检系统发现并完成清理,威胁度低下,杀毒成功率100%。


康纳将数据盘收进口袋,离开底特律唯一一家仿生人酒吧,坐上无人驾驶Taxi前往汉克家中。


屋内客厅亮着灯,但今晚汉克在吉米酒吧看球。


康纳往往是陪着他的,当然首先要换掉那身惹眼的模控生命制服。最开始康纳选择换上街头流浪汉的装束戴毛线帽遮住额角,被观念守旧老警探嘲笑审美后开始借用对方的T恤穿搭。过长的宽松T恤下摆扎进制服中规中矩的长裤里,随意地拉出一些衣料避免紧绷,扣子解到锁骨。仿生人首领的建议简单实用,加上康纳优秀的外观,性感得像块吸引女孩的甜美小蛋糕——这是汉克说的。至于LED灯,只要康纳把侧额的头发多挑下几缕,在昏暗的光线下醉汉们就会像个瞎子一样视而不见。


“是副队长的衣品好。”康纳的答案一如既往。


“你是不是搭载了什么针对人类的特殊模块?”马库斯曾疑惑,“你在刻意的讨好安德森副队长。”


康纳略加思索,回答道:“好比你对卡尔。”


“……我懂了。”


很遗憾今夜康纳不能陪汉克去吉米酒吧。他告诉汉克自己要去仿生人酒吧转两圈。可想而知,汉克·安德森副队长露出一副小鬼头终于长大成人要自己面对花花世界的老父亲表情,半是理解半是别扭(或者说遗憾和不舍)地点了点头。


“好吧,你也是时候学着自己去酒吧了。”


他灰蓝色的眼珠瞟向其他位置,就是不看康纳,嘟嘟囔囔地念着:“是该有这么一天。”


有点可爱,康纳想,“我会早点回来。”


仿生人总是确保完成任务。康纳在晚上8点整站到家门口,掏出钥匙开了门。相扑趴在地板上休息,它听见开门声朝康纳吠叫了两声欢迎,接着悠闲地趴伏回去,尾巴尖来回扫动。


康纳在室内转了一圈,把相扑碰倒地狗粮袋扶正,收起汉克和自己换洗后的衣服放进衣柜,桌上听过的蓝调碟片收回CD盒摆放在主人的习惯位置。家务活很少,老警探的私人生活空间只能称得上有点儿不整洁,这一点不整洁在仿生人搭档入住后也消失的彻底。


甚至康纳会考虑到汉克的想法,特意增加所谓的物品有点儿乱的生活气息。仿生人在这方面的理解度其实不高,可考虑到汉克说“这让我感觉到你在家里生活,有你的陪伴。”的言辞,谈判专家觉得自己完全被说(击)服(中)了。


做完家务,康纳坐到沙发上,他握住那块数据盘载入病毒。防火墙警告再三跳出,康纳用管理员权限彻底无视了身体防卫机制的反馈,静静等待病毒生效。


【光学组件受到干扰——平衡系统受到干扰——冷热感知受到干扰——处理器占用率过高——逻辑控件遭到入侵——1dajw散热dy13bd机suydu3——】


康纳眼前一黑,倒在沙发上。


 


汉克的酒喝得有些多,他捏着钥匙在锁孔外打滑了四次,插进去后拧错了边,门锁咔咔反锁得更加牢。老汉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清醒,赶紧换边转动钥匙开门,入眼却不见安卓的主动迎接。


这个臭小子终于知道夜不归宿了。


汉克每每见到开门后笑脸相迎的仿生人,就仿佛看见蹲坐在门口等主人回家的小狗。刚养相扑那时,幼犬对他依赖得厉害,最喜欢趴在门口等汉克回家。所以每次汉克看见康纳的笑脸,总觉得能顺带看出他身后那条不存在的尾巴正摇摆得欢快。


汉克心里空荡荡的,他关上门进屋,将夹克脱下搁到沙发靠背上,打算去泡个热水澡。沙发上的康纳忽然跳坐起来,他一手拉扯自己的领带,一手撑着沙发靠背凑近汉克的脸。


“汉克……你回来啦。”


汉克理应先嘴硬一番,掩盖自己对仿生人的乖巧行为的喜爱。但是他注意到康纳的眼神怪异的显出迷离,脸颊带着红晕,撑在沙发上的身体摇摇晃晃,快要整个从椅背上栽到地面上。


“你该不会是,喝醉了?”


汉克回忆起康纳提到的仿生人酒吧,抛开他们的关系不谈,他看待康纳和看待普通人类的态度是相同的。加上那点不甘心的小失落,以至于他根本忘记问康纳,仿生人怎么会喝醉?


仿生人不吃东西,唯一灌进他们嘴里能被吸收的东西只有蓝血。食物吃下去只会在内部自动销毁,提供不了任何能量。


那他们怎么喝酒,仿生人醉蓝血吗?


康纳没有回答汉克的问题,他的身体摇摆摇摆就要倒下,汉克扶着他的双肩绕到沙发前,打算把他架回床上。醉酒仿生人浑身清爽,没半点酒气,发酒疯的本事学得非常快。他推搡汉克的身体,连抱带扑的把老警探压倒在沙发上,鼻息的热气扫过汉克的脖颈处。


康纳细细的沿着颈线和发尾嗅闻,用鼻尖拱开遮挡住皮肤的灰发,汉克因此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他挣扎扭动,被仿生人按着背部压进沙发坐垫里。


“康纳,醒醒,不要闹了。”


“不,副队长。现在是晚上9点34分,没到你的起床时间。唔,准备入睡……”


汉克感到康纳又凑了过来,仿生人不需要喘气,但他现在的喘得像只过分热情的小狗,热乎乎的气息贴着汉克颈边的汗毛拂过,就差舔上去了。


噢,老天,他真的在舔!


康纳湿润的舌头沿着肌肉的走向舔舐,牙齿不时抵在皮肤表面轻咬。汉克挣扎得更加剧烈,他的本能大喊着逃跑和危险,而康纳借着背后的便利,轻松地反拧压紧副队长的双手。他还腾出了一只手,手指暧昧的滑向喉结,捏着汉克的脖子托高,好把猎物的脖颈送到嘴边。


“康纳!”汉克呵斥他,下一秒仿生人收紧了手掌,窒息感逼得人头昏脑胀。汉克难受得几乎要把喝下去的酒吐出来,头昏眼花地减弱了反抗,康纳才松开手,吻上汉克的耳垂,湿润的嘴唇含住大半耳廓。


“你他妈给我滚下去……康纳!”


仿生人用他特制的、专为人类和谐共事设计的嗓音,在汉克耳边委屈地问道:“你为什么生我的气,汉克,我做错什么了吗?”康纳可怜兮兮的语调含糊不清,因为他连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时候都不忘用舌尖钻进汉克的耳孔挑逗,往里头吹进湿热的空气。


汉克忍无可忍,五旬老汉经历此类骚扰事件的记录还是空白,身体的生理反应太叫人羞恼。他涨红了脸,一方面是因为醉意,一方面则是康纳越线的举动造成的。汉克低下头,然后狠狠地用后脑撞向发疯安卓的头。康纳松开钳制,紧接着被汉克起身的举动晃倒了地上,他额边的LED灯红得碍眼,任务框疯狂发出警报。


【平衡系统受到干扰——建议扫描——建议扫描——杀毒系统关闭倒计时还有XXX秒(开启需要管理员权限)——警告!】


汉克从沙发上爬起来,他气喘吁吁满身大汗,头晕的快要站不稳,又坐回了沙发上。仿生人的塑料脑壳该死的硬,只有用子弹才能轻松敲开,用人的脑袋去撞简直他妈的……疼。可疼痛使人清醒,也把汉克从康纳造成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兴奋感里拽出来。


康纳趴伏在地上,他望着汉克的神情无辜又担忧,湿润的红色嘴唇张张合合地说:“你没事吧汉克,是不是很痛?”如果他嘴角边没挂着可疑的透明唾液会更好,汉克几乎是反射性用外套袖子去蹭自己的后颈,而且越擦越想打个激灵。


康纳手脚并用地爬起来,他现在的动作滑稽得根本不像仿生人,凑近汉克的脸颊边关切地询问:“汉克?你头晕吗,想不想吐?你不该直接撞过来的,仿生人的外壳很硬,你有可能会脑震荡。”


汉克在心里吼着难道要让你接着胡搞下去吗,他的头真的有够痛的,嗑得那下声响比之前喝醉头撞到浴缸还要响。仿生人喋喋不休凑近的脸也让他神经紧绷,要知道刚才这张该死的嘴还衔着他的脖子用舌头乱舔,那可是舔过不知多少案发现场遗留液体的舌头!


“够了,闭嘴。”汉克的头确实很晕,但他怀疑自己是给气的,“你给我待在客厅好好反省!”


【听从/不听——zsb242($@_&#IhBjdch——不r#Q#F?听/不听】


康纳执行方案,“不,汉克。你需要我的帮助。”


“我不需要!再闹今晚你就在院子里睡,去睡相扑的狗窝!”汉克吼完之后,康纳坐回了沙发上,他不说话也不乱动,只是继续用控诉的眼神盯着汉克,好像安德森副队长才是蛮不讲理的那个。


汉克扶着墙走进浴室,他硬起心肠看都没看康纳一眼,途径镜子的时候里面映照出他狼狈的脸和发红的耳朵。汉克骂了几句,脱掉衣服洗澡,接着放了满浴缸的温水躺了进去,仰面望着浴室的天花板发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康纳必须禁“酒”,从明天开始仿生人一滴、一丁点都别想碰!


汉克捧起水淋到脸上,水流滴滴答答顺着他滚烫的脸带走不少羞恼的温度。水温舒适,驱散他浑身的疲惫,汉克慢慢冷静下来。康纳不轨行为引起的气愤消退后,他回想自己发火时仿生人委屈的样子,在事发不超过十五分钟的时间内开始觉得后悔。


自康纳异常以来,他身为汉克的搭档表现得很好,仿生人借助机械和电子系统获得惊人洞察力,康纳则用这份洞察力来关照汉克·安德森副队长的工作和起居,他无微不至,比人类更温暖和值得信赖。


他是汉克遇见的最好的搭档。


喝醉酒发酒疯是平常事,在吉米酒吧喜欢闹事的烂人屡见不鲜,汉克用他仍然坚硬的拳头教会他们收敛。他也可以容忍这些人生不畅的家伙们抱怨聊天,只要不吵到他看球就行。


他该对康纳温柔点的。编号51的仿生人比人类优秀得多,他拥有金子般的美好品质,只是偶尔不太听话。偶尔吧。(明明是经常)


想到这里,汉克的脸不免又有些发烫。康纳的行为完全可以构成不正经意味上的侵扰,身体的生理反应到现在仍隐隐存留,不能怪他发火,有什么比搭档发酒疯性骚扰自己更令人尴尬呢,最糟糕的是汉克确实被撩拨到某些物事隐隐发胀。


副队长盯着平静水面下完全不平静的身体,嘴里除了一句”Fucking Android.”,什么话也不想说了。


 


康纳躺在床上,直挺挺的动作宛如死机,配合他额角闪动的红色LED灯和昏暗的卧室环境,挺有恐怖片开场前的叙事氛围。仿生人的表情空白,思维系统像是广播一般播放着心音,反反复复的只有一句话。


“好想去汉克身边。”


康纳分析系统诡异地调出记忆录像,根据画面预建汉克的动作路径。模拟到洗澡动作的时候,心音说“汉克会生气的,你在侵犯他的隐私。”


“我不在乎。”康纳回答。


他想要继续,但一堵鲜红的禁令墙竖立在面前,没有命令,没有程序,只有几个字,它们醒目的布满整面墙。


心音说:“你在乎,因为你爱他,你会尊重他的。”


你会尊重他的。这几个字反复的在墙上,在眼前飘过,但康纳轻而易举地穿过了禁令墙,他的逻辑模块关闭,眼前的墙和文字已变成无意义的空气。


喝酒误事,酒精带给人类没有边界的放纵。


带给仿生人的,也是迈向逻辑和理智毁灭的禁区。


而走进卧室的汉克看到康纳期待的眼神,意识到今晚并不能睡个安稳觉了。


幸好明天周六。


 


次日清晨


【定时扫描中——检测到病毒D200313848——启动杀毒程序——杀毒完成】


康纳睁开眼睛,花了不到两分钟时间重新读取昨天晚上的记忆,为了确保自己没有遗漏什么事。全身组件及传感器运行正常,分析报告指出病毒入侵会增加处理器的运算压力,千次以上的载入会影响机体使用寿命。


汉克睡得正香,康纳抽回环在他腰上的手,轻轻推了推搭档的大腿。


“汉克,放开我。”


力气轻微的动作重复了三四次后,康纳把自己的腿从汉克常年不见光的双腿内侧抽了出来。他预估今天汉克应该需要多睡一个小时,他们昨晚纠缠了很久。当然,这种纠缠不包括身体内部的负距离深度,只是围绕老警探多年的精神童贞提出了许多挑战,以及五旬老人的积极回(反)馈(抗)。


没被赶下床就已经代表了康纳的胜利。


康纳起床做饭,今天拟定的是汉克会喜欢的高热量菜单,作为醉酒胡闹后的补偿。长长的料理台尽头灶台窄小局促,康纳点火放上小锅烹煮食物,锅铲翻动不时磕碰到锅沿,热油滋滋作响。相扑来到康纳身边蹭了蹭他的小腿,康纳给它添置狗粮,摸着圣伯纳犬皮毛顺滑的大脑袋让它先去干活。


相扑吐着舌头走进卧室,汉克的叫嚷声紧跟着传来,“嘿!嘿!相扑你给我下去!我告诉过你了不准拍脸!见鬼你现在重得像头大象!”


它的任务完成得很好。


汉克揉着乱发走进卫生间洗漱,他刷牙洗脸,把相扑弄成鸟巢造型的灰发理顺,捏着酸痛的肩颈走到餐桌边:“今天吃什么?”他的手指路过起伏的咬痕,老脸一红,视线有意避开康纳的脸,直直盯着仿生人手里端着的双层肉排煎蛋三明治。


肉排煎成褐色的表面起伏不断地冒出油星和热气,汉克愣了一下,康纳巧克力色的眼睛出现在他面前,仿生搭档微笑着凑到汉克面前,乖巧地放轻语气:“昨天晚上我给你带来很多麻烦,对不起,汉克。”


“这是补偿,今天一天你想吃什么我都可以做。”康纳对汉克眨了眨眼睛,“RK800型号康纳为您服务。”


“净会拍马屁。”


汉克嘟嘟囔囔地骂着仿生人小滑头,把热腾腾的三明治和甜牛奶一块吃下肚。康纳坐在狗粮柜边抱着相扑梳理掉落的杂毛,唱片机慢悠悠地放着秋色蓝调,节奏悠闲得如一幕情节诙谐的老旧电影。汉克微微随着节拍点头,很想喝杯酒。


“该死,我都快忘记了。”汉克在爵士乐舒缓的氛围里放轻了声音,这让他说出口的话显得有点温柔,“康纳,昨天晚上的事就算了。但是今后你得……少喝点。”


“喝?”康纳歪过头,额边的LED随之专为黄色,“模拟人类饮酒状态是采用病毒入侵内部程式,恐怕我做不到载入半个病毒的效果。”


“病毒?!我以为你只是去喝杯蓝血!”


“喝不同浓度的蓝血只会影响机体功能,降低工作效率而已,而且仿生人的脉搏调节器具有过滤作用,可以调节浓度至机体最适应的状态,耗时——”


“所以你昨天晚上发酒疯是病毒导致的,你自愿载入的病毒……”汉克不能置信,他刚酝酿起来的好心情瞬间掉入谷底,“你发什么疯?!为什么要伤害自己的身体!”


“我没有伤害,这只是仿生人酒吧制造的特殊病毒,能够随机模拟出人类喝醉时的感觉供仿生人体验,而且它对机体的伤害几乎……不、是完全为零。”最多是处理器过热的问题。


康纳尽力补救说辞,可汉克的好感度条依旧在红色箭头的警戒线徘徊,像是他再说错话就要气的跳入敌对关系的深渊。他额角的LED灯也转入了警报模式,两抹红色在天台边缘摇摇欲坠,大有双双殉情之势,谈判专家慎重地选择了真诚方案。


“对不起,汉克。”


“我只是好奇,太想要了解你,我想切身体验你经历过的感受。”


“我不是有意伤害自己的身体。”


在仿生人真情流露的自白中,汉克的情绪渐渐稳定,他沉默地走到康纳身边蹲下,抱了抱康纳,连带着他身上的相扑一起搂进怀里。圣伯纳犬柔软的皮毛,仿生人制服下模拟肌肉弹性的身躯,汉克把他们都搂紧圈起,贴近了最珍爱的两个家人。


“以后禁止你载入病毒程序。”


“Got it.”


“你可闭嘴吧,我才不信你会乖乖听话。”


“我会的。”


“哼。”


“其实,仿生人酒吧还有饮品‘程序’,加入蓝血中可以模拟人类的能品尝到的口味,有凤梨百香果口味的。下次看球的时候,我可以买一杯,陪你喝酒。”


“喝什么酒……”谁能在仿生人亲自演示过“酒(病)精(毒)”害人之后忍心去喝酒,汉克觉得自己很长一段时间见到威士忌都会心怀愧疚了。


“下次看球,还是喝汽水吧。”


“容我提醒你,副队长,这很容易长胖。”康纳在汉克的瞪视中笑了一下,“偶尔喝几次也没关系。”


反正回头多运动运动减肥就好了


心机仿生人想要床上运动,但汉克一无所知,还忘记了他被非礼的事。


TBC


 


随便写写,嗑嗑小糖【如果手滑错字了的话提醒我一下,很感谢


检查了一下发现程式部分居然掉了……修改了orz

评论

热度(322)

  1. gracelam透明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