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falgar.

养老

【汉康+卡康】他人即地狱 (下篇)

藤紫:

【上篇链接】


*汉克X康纳51/少量的卡姆斯基X康纳60


*萌点清奇


*写完后才发现卡总和60简直神助攻




他人即地狱


 下


【约定就是约定】


汉克没有反锁卧室门的习惯,因为独居多年根本没那必要。但作为一名资深警务人员,在没喝多的前提下他的感官还是十分敏锐的。


和康纳长一样的仿生人大刺刺地站在他卧室门口,凛然的姿态像KTV包房突击检查。


“你……”


“电视节目都看完了,接下来我要在你旁边待机,这也是和31324831751协定内容的一部分。”


汉克骤然清醒的脑袋拐了几道弯后明白过来这家伙是要像康纳一样睡在自己床上?!


“给我滚出去。”他说:“我们很熟吗?”


31324831760不为所动:“作为底特律城颇负盛名的缉毒警督,你家曾被毒贩从窗户扔进过燃烧弹,也曾两次被迫搬家。他是觉得有这个必要,才在协定条例中特别备注此项。”


“我他妈还没怂到需要你来保护!”


“有什么关系?我们交换了一部分数据,熟知彼此家庭的情况。你是为了和31324831751同床共枕才特意更换了寝具。它足够宽敞,可以容纳两名成年男性。”


怎么回事?当初自己那么温情的举动现在被他一描述,简直像什么和什么似的……


“我也是康纳,只要我不说话,黑暗中你根本无从分辨我们的区别。我会和他一样保持休眠状态,不会影响你的睡眠。”


“就算是机器,我也只爱用我自己用惯的那一部,不行吗?”汉克都被气到有些语无伦次了:“何况你们现在都不是机器了,分别拥有独立的人格。哪怕是孪生兄弟,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你他妈也太不避嫌了吧!”


“协定就是协定,我必须遵守执行。”


“明明是异常仿生人,为什么要装得像个塑胶混蛋一样!”汉克都在咆哮了:“你都听不懂道理的吗?像你这样的家伙哪天没卡姆斯基罩着,走街上是会被装麻袋沉河底的!”


这混账,不会真是被自己一枪打成了神经病吧?


 


“从某个层面去看,我们的确拥有人类的自主意识。但如果我们真变得与人类完全一样,那根本不是进化,人类政府也不会视我们如临大敌。简单来说,他们只需略施小计,就能从仿生人内部彻底瓦解耶利哥。”


坐在床上的汉克叉着腰,听那个仿生人侃侃而谈。


“就算严格执行人类标准,信守承诺难道不正是你们人类至高的美德吗?背信者遭到千古唾骂,言出必行的佳话往往成为传奇。请扪心自问,作为异常仿生人的康纳,不正是拥有太多真正人类无法企及的美德与不可能达成的自律,才重新让你觉得这个世界还不坏嘛?”


汉克现在无比相信这家伙是康纳的拷贝了。说出的道理几乎无可驳斥的能气死人。


副警长还沉浸在某种呼之欲出的情绪里,那仿生人悄然无声的走了过来。


“失礼了,请不用在意我。”他摸着床沿坐下。


“你再不滚信不信我一枪又打到你关机!”


道理讲不过不要紧,气势万万不能输。


“你拿枪射我也没关系,我不会反抗的,这也是协定内容之一。反正无论被损毁到什么程度,卡姆斯基先生也能修复我。”


汉克摸着额头简直穷途末路。这招躺平任凭蹂躏是康纳这类人生物对他的终极杀器。耳边那家伙还在喋喋不休。


“我再次确认过,与31324831751的协定中没有必须帮忙完成家务的内容。我不想做,所以使用人类意识的部分正式拒绝,可以吗?”


半晌后,汉克略显苍老的声音才慢悠悠的响起。


“你要真把自己当人,或是比人更高级的生物,就不会随意说出轻贱生死的话来。”他一边说一边唉声叹气,像个苦大愁深的老父亲:“我并不是在道歉,也没有那个必要。我是想说……如果当初知道你是异常仿生人,我会开枪打别的地方。”


这个康纳额角上的LED装置轻柔的闪烁着:“当时我不是。”


“我说的是如果!听不懂人话的白痴!”


生了一通气后,老警察觉得十分困倦。他似乎也没必要和一个仿生人较真,哪怕异常仿生人其本质也是仿生人,并不是小姨子。


“我累了。”汉克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明天再和你算账。”


 


【事态从不脱离控制】


当卡姆斯基真的将手从他下腹伸进去确认时,康纳的眼中浮现出些许意味难明的气色。很久之后,他才懂得那叫做尴尬。


“难以置信,你们看起来那么亲密,总不会是故意装出来给谁看的吧?”


“如果您是指我与汉克,我们的确感情融洽。”对着自己的命运起源,康纳有些情不自禁地又补充了一句:“大部分情况下。”


“等等,我先确认我们说的是同一件事吗?”


“当然,或许与其他人类这样的交流方式会出现误差,但与您不会。”所以严格意义上,康纳的确喜欢和卡姆斯基对话,并不限对话内容:“我用人类的行为标准去仔细比照过,我与汉克,已经很接近恋人的人际关系。”


卡姆斯基对于仿生人的八卦可比对人类的八卦热衷多了,但如果是仿生人与人类的八卦,那简直兴致盎然。


“那我就无法理解了。他是有什么生理或者心理上的障碍吗?难道……那位警长先生还没老到那个程度吧?”


“严格来说,那属于汉克的个人隐私,你我无权窥探。”


“在我面前打这种花腔真没意思,我的孩子。”卡姆斯基似笑非笑:“你不正面回答,是不愿回答,还是自己也不知道呢?”


康纳不说话。


“目前人性意识觉醒的程度或许还不足以让你体察到情欲的焦灼,但你却懂得爱恋的心情。你是完美的柏拉图情人,像首史诗。这本来就是非人之物才能达到的境界,我真高兴我创造了仿生人这种东西。”


康纳似懂非懂的聆听对方的抑扬顿挫,卡姆斯基站了起来,并拖拽着康纳的胳膊把他也从床上拉起来。看起来简直要跳交际舞,或者,施洗的仪式。


“实际上我对你们的性生活是否和谐并不那么关心,但我对亲手将你拽下圣坛的冲动简直难以自抑。何况你都自己送上门来了。”


“等等卡姆斯基先生。”这次他是真听不懂了:“我想先确认我们是不是在想同一件事。”


“我高涨的情绪不足以感染你的CPU吗,你的集成电路板已经在兴奋得微微颤抖了吧?我 与你们,本来就有一部分互相无条件敞开。对我而言,拆装你们和与你们做()爱,本质上带来的愉悦感并无二致。”


糟了!是同一件事!康纳顿时红圈。


 


“说起来你还没参观过我的工作室吧?比模控生命更先进,更有品味,你会喜欢的。”


“不不卡姆斯基先生请等等!”


“到装配台上去,好孩子。如果你安装了感知模块记得全部关闭,然后给我相关权限。不愿给也没关系,我总有办法黑进去。”


那具像精灵树又像绞刑架的巨大立式装配台好像只对仿生人有反应,康纳的后背一靠近它,那些金属义肢立即敏捷地伸出并钳制住他的胳膊,简直像触手PLAY不忍直视。


“仿生人型号确认。”


和克洛伊同款的女声在头顶响起。卡姆斯基的工作室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人工智能体系。


“机体状态确认。”


“操作系统匹配中。”


“卡姆斯基先生您不能这样!”被牢牢绑缚住的康纳还在垂死挣扎:“我不是一般的机器人,我有人类意识,您这种行为是侵犯人权的。”


“你倒提醒了我。”卡姆斯基将袖口挽了起来,整个人都散发出躇踌满志的专业光芒:“一旦异常仿生人的相关保护法案真的出台,我就没有机会像这样对你们为所欲为了。哪怕你们是自愿的,我也可能触犯法规。所以趁现在,我要好好的享受一番。”


“……”康纳很想读档回去重新决定发言选项。


“放轻松孩子,你要相信我在这个领域的绝对权威。”


“不,卡姆斯基先生,请住手!不要拆我的腿……不、不要——”


“……怎么回事亲爱的,你现在的反应倒比较像是在我床上的反应?”


 


【今夜无人入睡】


“你睡不着吗?”


“……”


“你的呼吸频率告诉我你根本毫无睡意。”


“……”


“明明感到疲惫却无法入眠。我建议,你应该去预约神经科的医疗专家。”


“上帝啊……”汉克咬牙切齿:“卡姆斯基就没给你装个什么紧急关闭装置吗?”


“我只是觉得适度的交谈可以有助你的睡眠。”


“是吗,我怎么觉得棺材里的死人都能被你们这个型号气活?”


“你不喜欢这个话题吗?那我换一个,人类男性都喜欢的那种。”


“你他妈懂什么叫人类的喜欢吗?”汉克闭着眼骂骂咧咧。


“你为什么不和那个康纳做()爱?”


旁边传来汉克掉到床下的轰然巨响。


 


副警长好不容易扒着床沿坐起来,视野里映出仿生人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他端坐在床上,像叠得整整齐齐的被褥。


“我与他交换的数据中显示你们没有亲密行为。我试着扫描过他,他没有安装男性生殖器组件。诚然对仿生人而言,没有生殖器也可以进行性行为,但有这种特殊嗜好的人类占比不高。”


“闭嘴。”


“虽然RK800不是伴侣型仿生人,但我们比那种型号先进多了。由上至下的组件升级原则上毫无问题。所以我的分析是市面上出售的相关组件与RK800的系统不兼容。我们是最先进的,而且存在加密设置,也就是说一般人没办法动我们的硬件配置。”


“给我闭嘴没听到吗!”不要用康纳的脸无所顾忌的说那些话!


“如果你提出要求,我想那家伙总会有办法做到的。”突然改变的蔑称,让这个仿生人顿时特别像人:“所以你是有什么生理或心理上的障碍吗?”


床头响起安德森副警长翻枕头抄家伙的兵荒马乱声。


“你的配枪在洗手间的马桶盖上,刚才我看到了。”


仿生人的衣领被揪了起来:“那我就手动揍到你死机!”


汉克看对方缓缓伸出手,搭在自己的腕上。肌肤相接时的柔软触感在瞬间变异,汉克觉得自己的手腕好像是被老虎钳给卡住了那样。


他试着抽手,然而纹丝不动。


“卡姆斯基先生增强了我的攻击与防卫能力。为了应对突发状况,他也的确给我安装了紧急控制装置。只是我不知道在哪而已。”


“你这塑胶混蛋再不松手——”


“为什么生气?我并没有恶意。”汉克看到他露出了一个无限接近微笑的表情,顿觉脊背有点嗖嗖发凉。这是他面对另个康纳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因为他是康纳的复刻品,只要是对着那张脸,汉克就没法把情况往坏处想。或许这本身就是最坏的情况。康纳对他影响之深,超出他的想象。正如这家伙所言,因为不完全是人类,所以那种喜爱的感觉早就变质,简直像上瘾。


“我只是想让你提前试用一下。”


 


【远程控制】


我已经很久没有熬夜干活了。我也过了可以熬夜加班的鼎峰时期。


“是的,有数据显示,三十岁以后熬夜导致的猝死率是三十岁之前的2.75倍。”


康纳眼都没眨的胡扯。


听到这话越发困倦的卡姆斯基打着呵欠:“现在我去睡一会。等我醒来,我再来教你新组件的使用方法以及后续调试工作。”


不用了。康纳在心里回答。这种事我自己阅读使用手册就行了。


因此卡姆斯基卧室的房门一关上,康纳就马上执行了不辞而别的第一套方案,还顺便借走了卡姆斯基家的一台车。他的委托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是耶利哥方面自己与卡姆斯基的谈判环节。


至于他自己,他相信在卡姆斯基醒来后能看到和自己一样的那张脸,应该不至于太生气。


而他赶着去把那个康纳换回来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他不想让他和汉克多呆哪怕一分钟。自己属于人类的部分,姑且叫它好的不灵坏的灵之第六感,让他对这种情况很不安。虽然他无法具体分析这种不安的来源,因为那台RK800向他保证过不会蓄意伤害或报复汉克。


但那个康纳已经是异常仿生人了,充满了智慧生物的不稳定性与情绪化可能。想想汉克吃软不吃硬的脾气,万一把对方搞出点什么“激情犯罪”就麻烦了。


所以他一上车,马上挂挡120码,同时远程联络31324831760,告诉他自己已经完事,现在可以各回各家了。


“现在我不能离开,我正忙着呢。”


“你有什么可忙的?”


“忙于激情犯罪。”


“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汉克·安德森没想过自己还有这一天:被一个仿生人逼到床头意图非礼。如果这时谁递过一个投票箱让他就仿生人人权保护法案是否该通过投票,他能投上一万票的反对!


这些混蛋需要个屁的保护!他们诡计多端还自带外挂,想非礼就非礼谁。汉克觉得应该紧急出台异常仿生人满大街走的情况下对于普通人类的保护法案才对!


汉克把他所有知道的骂人的词汇都走马观花的骂了一遍。顺便还问候了卡姆斯基家族的至少前三代。他觉得一定是卡姆斯基那个变态给这仿生人动了什么手脚才会变成这样——一个长着康纳脸的变态仿生人。


仿生人的肢体语言突然僵化住了,但汉克骂得正在兴头上,丝毫未曾察觉。


“汉克。”


“我#%&}%+%&@%(如果看不到这一段那肯定是被LOFTER屏蔽了)”


“汉克,是我汉克。”


骂声戛然而止。


他瞪着压在自己上方的仿生人。对方的表情完全变了,看起来温和又焦虑。他倒映着自己面容的琥珀色瞳孔微微颤动,这是模仿不来的情绪化,因为另个康纳看自己的眼神就像钢化玻璃。


于是副警长尝试着叫了一声。


“康纳?”


“是我,是你认识的康纳。”


“这他妈怎么回事?”


“一言难尽。简单来说对方交出了部分权限,所以我可以远程控制这个身体。因此现在和你对话的,是康纳。”


汉克在脸上露出“这他妈也行”的表情。
“对不起汉克,我不该……不该擅作主张。更具体的细节我回来后和你解释,但现在……”他突然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毅然把手伸向对方的裤子。


“嘿你干嘛?”汉克目瞪口呆。


“我要替你口()交。”这话说得警用仿生人一脸的凛然正气:“因为我不这么做的话,那家伙就要亲自舔你。”


“等等等等!”汉克的舌头都要弹掉了:“这又是你们什么时候达成的交易?卧槽你们把我当什么了?”


“那我能怎么办?”


突如其来变质的音调让汉克哑然无声。那毫无疑问是一种委屈,可能还带着某种胡搅蛮缠的成分。他看着康纳的表情,何止LED装置红了,他连眼角都红了。汉克这时何止目瞪口呆,他连下巴都要惊脱臼了。


康纳从来没有这么人性化过。或者说得更直白些,康纳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可以激发人类最低俗的性()欲。


“我驾驶的是性能优良的法拉利跑车,但即使这样回到家也需要三个多小时。在此期间你根本无法摆脱另个RK800。我和他的系统演算结果都显示,如果由他替你做,你99%的概率会勃()起。他的脸与我一模一样,如果在过程中刻意模仿我的神态语气,汉克你不可能无动于衷。”


“……”汉克觉得光听他的描述下体就要充血了。


“我无法容忍,我……”汉克觉得他说着说着都快要哭了:“我知道弄成这种局面都是我轻率所致,我回来后会好好道歉的。所以拜托,就让我来做吧!”


“你……你别这样。”汉克差点没撸起袖子给对方擦脸蛋:“别搞得像我在强迫你那什么一样。你想做什么……就、就……”


 


【正常发挥】


法拉利跑车里的康纳仿佛是另一条剧情线上冷酷无情的人间兵器。他稳稳地驾驶着卡姆斯基的爱车在底特律河沿河公路上飞驰。仪表盘上蓝色的背光映亮他冷峻的侧颜,他的嘴唇很薄,此时唇角的线条却抿得很硬,眼神在职业杀手和恐怖分子之间,整个人就像被赋予了毁灭人类最后希望指令的终结者。


另个家伙的声音在他们联网的系统里喋喋不休。


“如果你不知道具体怎么做可以直接调用我的数据库。”


“你在驾驶车辆?”


“两边同时进行也没有问题吧?毕竟我们是当下最先进的型号。”


“闭嘴赝品。”这一刻,车里的康纳和汉克面前的康纳简直完美精分:“你比汉克的破烂车载音响还吵。”


 


【问题】


谁知道另一台RK800为什么突然要这么做?可能还是为了报复汉克与康纳吧。


总不能说他是为了把自己打异常的那一枪特地前来报恩的吧。


 


【有一个良辰吉日】


在周末灿烂的晨光中回到汉克家里的康纳,被进屋时看到的情景惊呆了。


汉克与另一个自己在这建筑里共处了不到二十四小时,却能把家里搞得外人以为屋主打算装修!汉克趁自己不在,把冰箱里能吃不能吃,能喝不能喝的全翻出来吃喝干净,看茶几上的披萨包装盒他还叫了外卖。除此之外还有遍地纠缠打斗的狼藉,应该是另个康纳被汉克轰出家门时留下的战绩。


康纳观察墙壁上的弹孔,祈祷汉克开枪时装了消音器。万一有邻居报了警,自己又得绞尽数据库帮汉克写报告了。


相扑被他们遗忘在厨房里,扒着玻璃门看到康纳归来,圣伯纳犬热泪盈眶。


他真庆幸当初模控生命是派遣自己来与汉克搭档。如果是31324831760,给他们二十四天,这两人能联手毁灭世界。


他站在客厅里茫然了一会。扫描系统开启后,整个世界都是密密麻麻的待处理事项光标。康纳第一次体验到了晕眩感,他揉着眉心,让系统把家政模式调到最高级别。也就是说哪怕现在五角大楼被马库斯炸了他也得先收拾好这屋子才能去关心。


 


汉克打开家门,看到焕然一新的客厅和万古不变的康纳。


两人目光对接时,某些打了码的记忆画面骤然使两者心有灵犀。气氛不尴尬是不可能的,只不过看起来汉克的软体要比康纳的更加不稳定来着。


“早安汉克。”仿生人的仪态媲美英式管家:“我回来了。”


屋主憋了好半天,终于用了教科书式的傲娇回答:“所以我该说欢迎回来吗?”


康纳不说话,他悄悄将双手背在身后,腰杆挺直,如同接受上将检阅那样一丝不苟。


“我……”他当前世界排名名列前茅的核心处理器在两秒内给了他至少上百套执行方案,但康纳还是采用了当初约好的那一套:“我很抱歉。但我发誓这不是预谋,我并不知情那个康纳的存在。我是在卡姆斯基家看到他时才临时起意,很抱歉没有机会同你商量就擅自决定。”


汉克背对着他一屁股坐下,右手虚晃了一下。


“如果是为了你同胞的事,我帮不上什么忙,也没那个责任与立场。只要不拖后腿就算仁至义尽了吧。”


“可我给你带来麻烦了。”


“得了吧,你带来的麻烦还少吗?”


虽然汉克不愿看自己,但好像不是那么生气。不过正如卡姆斯基所言,康纳目前人性觉醒的程度,还不能完美分析汉克为什么没生气的原因。


因为一想到对方前夜讨好和服务的态度,汉克作为既得利益者就根本没底气生气。


 


“另一个康纳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吧?”


“上帝啊,那他妈还不算过分的事吗?”


汉克终于肯转过头看他了。结果看到康纳那风雨不侵完好无损的表情又一阵哑然。


“我是问其他过分的事。”


“不会有比那个更过分的事了!”义愤填膺的安德森副警长突然想起了什么:“康纳,昨天……那个真的是你吗?不会是那混蛋又变着花样诓我吧?”


“当然。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汉克看起来也没高兴多少:“只是突然觉得,你们仿生人,大概就是另一类生物,反正永远不会变成真正的人类。”


他看到那男人做了个摊手的姿势:“当然也没那个必要。”


汉克·安德森不得不开始面对现实。康纳作为异常仿生人带来的那种纯洁感与秩序感,正是非人之物的特征。而他作为再普通不过的人类,潜意识里自然不愿承认对方现在的存在形式比人类高。哪怕就高那么一点。


所以昨晚康纳从未有过的态度,与其说是性感到令人发指,不如说,是存在形式降低了。低到自己伸出手就能肆意爱抚的地方。


为什么不与康纳做()爱?多么愚蠢的问题。一来,他拉不下那张老脸。二来,对方的存在形式让他根本无从下嘴。


真相就这么简单。


 


“我很抱歉,汉克。”


“这次又为什么道歉?”


“就是想道歉而已。”


这可真是个很像人的回答。


“我自认不是机器,却仍在用机器的逻辑方式去与你相处。”


读取,分析,找到那个最完美最能取悦对方情绪的行动方案。看似完备无瑕的感情其实都是极其被动的数据分析与场景模拟。康纳意识到自己从来就没有主动去探索过,只因为害怕引起不必要的误差。


“昨天远程控制那个身体,共享对方的数据,我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我可以向你提出要求,强迫你无条件的答应我,但却不会让你不快?这与想方设法让你工作和戒酒完全不同,我一时之间没有办法准确形容……就是,做人有时候完全可以不讲逻辑和道理。”


原来我可以做到。让你用我所希望的一切形式来爱我。但这种欣喜的心情,我却不打算让你知道。


人性阴暗处的甜美,宛如尘埃中绽开的花。


妈的这氛围太感性了,简直肉麻。老警察干瘪得只砸吧嘴。


“先不说这些了……”他觉得要消化完今天的情绪及对话内容估计得好几周时间。汉克恢复了那种令双方都舒适的态度:在亲人与恋人之间。在长辈与上级之间。


“是的。”康纳特别乖巧的用格外清晰的声音回答。


“说说你吧,一切还顺利吗?那个变态……我是说卡姆斯基那家伙,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他当然有把我怎么样。”


“我就知道。”汉克抚着额头唉声叹气,如同操碎了心的家长。大概延迟了三四秒钟吧,康纳的回答终于让他拍案而起!


“What The Fuck!”茶几快要被拍断的轰然巨响让汉克的狗都一蹦三尺高。老父亲冲到康纳面前从头到脚急迫地扫视着他:“他把你怎么了?!


“卡姆斯基先生给我新装了一些组件。”康纳冷静地陈述道。


“什么组件?”


“这里不方便展示。”


“去他妈的!什么时候了你还卖关子!给我看,这是命令!”


“你确定吗副警长?”


“你再多问一句老子就和你同归于尽算了!卡姆斯基能对你干什么好事,看看另一个康纳还不够明白吗?简直了,我居然把你一个人丢在那鬼地方……嘿你脱裤子干嘛?”


 


【彩蛋】


“为什么您要为我取名康纳?”


餐桌前的伊利亚·卡姆斯基缓缓放下手里正在阅读的平板电脑,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仿生人。


“为什么要用一样的名字?您也认为我是他的复制品,仅此而已吗?”


“不。”卡姆斯基深谙如何以不变应万变,官腔打得出神入化:“别说是你们这样的异常仿生人,就算是普通的仿生人——我有数台克洛伊,我都从来不觉得她们彼此是完全相同的东西。”


RK800依然用缺乏表情的脸面对他:“他称呼我赝品,那个康纳。”


这种类似“隔壁老王的孩子说我是捡来的”控诉是怎么回事?仿生人之父揉了揉眉心。


“叫你康纳并没有其他意思,这完全是人类的一种惯性及惰性思维。你的外型是成年人,具备很高的辨识度,看到你的时候下意识的就会把你和那个名字联系起来。何况当初我这样叫你,你也没有拒绝不是吗?”


“可是当您称呼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无从分辨您到底是想叫谁。”


“这太好办了。”卡姆斯基眼皮都没眨:“你自己选个喜欢的名字,我发誓我会习惯用你自选的名字叫你。”


他没回答,眼神持续放空。卡姆斯基耐心地等待他的搜索结果。


“系统为我甄选了差不多一万个名字。” 31324831760的语速放慢:“我把每个都与我的脸对照过,最后发现还是康纳最合适。何况为什么我必须改名字?要改也应该是他改。”


卡姆斯基看着他,眼神像在看一个盛大的奇迹。


“我一直以为那个康纳比你更接近人类,毕竟他是先觉醒的。但现在看来,这事儿和时间长短没决定性关系。亲爱的,你因为完全无视逻辑计算结果,与喜怒无常的情绪化所散发出的人性光辉,那个康纳根本没法比。”


“多谢赞赏,祝您今天过得愉快。”


他机械的转过身,表情冰冷眼神空洞,像一个世面上最普及的那款仿生人。


 


FIN


*谢谢阅读


*其实51和60就是俗套的天使与恶魔的双生子梗XD


*因为本篇主线是汉康那对,所以卡康的戏份其实很少,我会单独为他们写个番外顺便开个车XD


*汉康和卡康都好萌啊

评论

热度(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