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falgar.

养老

【DBH】RANDOM ODDS(年龄操作(40+)汉克/(Free)康纳 | NC-17)【3】

一了一:

梗概:汉克·安德森做梦都没想过他会让一个走私红冰的混混住进家里,更别提对方还是个仿生人。


 


※配对:汉克·安德森/RK800·康纳


※分级:NC-17


※警告:**年龄操作** 故事设定-汉克·安德森与康纳相遇于2029年,仿生人起义成功也提前发生在2029年。


 


※本故事由 @REINCAO 与我两人一同构思并创作而成,感谢RO所有注入的有趣而精彩的想法,才有这故事的诞生。


 









……








Chapter.3










11:17 PM.


在这段短短二十分钟的车程里,汉克·安德森出现了十次新手才会出现的错误,就连最后停车的时候,甚至把刹车当成油门来踩。康纳被这一个急刹车带的朝前撞去,他迅速抬手挡在前面才阻止了意外的发生。


汉克越过康纳看向街对面,紫蓝色的霓虹灯光衬得他脸色出奇的差。“你确定是这里吗?”


“这里与坐标吻合。”康纳回复道。


话音未落,汉克放在方向盘上的手一紧,并不合理地攥住了它。当他注意到康纳瞟过来的视线之后立刻松手了。他清了清喉咙,“好吧……”他吸了口气,“是时候该走了。”


“安德森副队长,”康纳打断了汉克正准备开门下车的动作,“请脱掉外套。”


“我他妈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汉克不可置信地摇头,刚打算不作理会,却被不容否决的力道拽了回来。他瞪着拽住自己胳膊的手,顺着抬头看去,“你最好放手。”


“这很重要,”康纳收到了这个人类的警告,但是他并没有退让,“如果我们想要在伊甸园继续追踪线索,就不应该穿成这样。”


硕大的“最性感的仿生人”标语就在他们头顶明晃晃的挂着,汉克盯着这三个单词,最终还是退让地闭上了眼睛,仰头砸向了座椅靠背。


他说道:“操,我真不敢相信现在这个店竟然还能经营下去。”


“之前你也不相信仿生人会贩毒。”康纳说道。


“哈,这么说来竟还有点道理。”汉克冷哼一声,到底还是认命般地开始解大衣的扣子。


“只用脱掉大衣就可以了。”


“噢,谢谢你,”汉克挑眉,“谢谢你如此善意的提醒,以至于我想起了现在外面的温度是零下七度,等等,我还想起来我里面就只剩下一件衣服,多棒啊。”


康纳张了张嘴,还是将程序里编好的安慰字句抹掉,他转而说道:“我能问一个私人问题吗?”


“问。”


“一路上你有些过于焦躁,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你身上哪个金属零件计算出来的?”汉克把大衣甩到后座,“赶快搞定这些破事,走了!”


即使汉克避而不谈,康纳也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在开门下车之前,他脱得只剩下一件白色衬衣和牛仔裤,而他将掖在裤子里的衬衫扯出一角的动作似乎恶化了汉克的情绪。


“这是必要的,”康纳将衬衣最上方的纽扣解开,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并不会因为寒冷而生病。”


汉克啧了一声,嘴里呼出一团白雾,“我不是这个意思……操!我他妈不管你了。”


待到汉克走的离伊甸园第一道门足够近的时候,他连忙追了上去,并在他踏进去之前抓住了他的手腕。过于亲密的接触会造成极大的抗拒。康纳早就模拟出可能出现的场景,在汉克扭头的一瞬间更是近乎贴在了他身上。


“抱歉,”康纳抬手将他肩上的落雪扫落,另一只手压制着汉克想要挣脱的动作,他略微仰起头,“汉克。”


他怔住了,康纳往退后一步,站在了汉克的斜后方。他这才松开了手,低声说道:“走廊那头的门后有一个仿生人正在盯着我们看。”


“就,别再……”汉克尝试拉开距离,然而康纳让他徒劳无功,“见鬼了,今晚绝对令人难忘。”


康纳说道:“这是最佳的选择。”


他在经过接待者的身旁时,瞥见她的警戒度下降了二十个百分点,变为了百分之十五。


汉克对着铺天盖地的粉紫色灯光像是过敏一样,进门还没走几步,他更是反应过激地躲开了站台上一个边跳舞边朝他伸出手的仿生人,速度媲美在战斗中的状态。康纳眼睁睁地看着那名仿生人的警戒度涨到百分之五十三。


汉克随即也卡在了原地,他转过身,试图开口:“这不是,我没------”


“汉克!”


对方因此而投过来的目光里竟漏出了一丝如释重负。康纳快步走过去,挡在了他们之间。他迎上舞者的视线,蹙着眉头说道:“他不属于这里。”


汉克在身后嘟囔着:“……他妈的当然。”


康纳将程序里模拟出来的情绪尽数表现在脸上,他一字一顿,“他也不属于你们。”


“噢。”她挑眉,直起了身子,一旁的警戒度开始下降。


康纳知道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已经成功了,汉克也根本没等他说话就直径走开了。女性舞者瞟了汉克一眼,又看了看他,“有意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选择人类的”她说,“你确定吗?”


康纳说到:“说实话,我不知道。”


“也对,这种事情哪有定数,”她弯起嘴角,“喏,你看他又等的不耐烦了。”


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汉克正倚着墙壁,盯着天花板,可交叉在他胸前的双臂与不停敲击着胳膊的手指都无一不指出他现在的心情。康纳摇摇头,走了过去。


“我恨这个地方,”汉克用手搓着脸,“不可能就只有名字吧?”


康纳摇头,“的确如此”


“好吧,我记得后面好像还有个仓库。”


“汉克,”康纳说道,“你的思考已经极大地被情绪所影响,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这里采取如此消极的抵抗情绪,但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我们起义以后就不会被存放在那种地方了。”


“放屁!”汉克骂道,“但我的确忘了这码事了。”


“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康纳问道。


“什么?”


“看样子你几乎不和仿生人打交道,而且这个地方令你很不自在,”康纳说,“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让你反感我们吗?”


“难道这个问题很重要?你他妈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汉克的声音压得足够低,即使被其他仿生人听到也并不怀疑他为他们俩设计出来的关系。康纳说道:“我下次会注意的。”


“我想你们仿生人不会来这种地方寻乐子吧?”汉克也并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他弯着食指抵着嘴巴思考道,“如果说会在哪里,恐怕也只能这里的人了。”


站在这里的都不是人类,每一位仿生人或多或少地都偷瞟过他们,他们的警戒度也被列在了旁边。康纳说道:“是的。”


汉克点点头,几秒的沉默之后,忽地抬眼看向康纳。他说道:“你看我干什么?”


康纳用眼神示意那些玻璃上的手印,说道:“这里暂时仍是人类才可支付的店铺。”


“你他妈的意思是让我去------”汉克噎住了,他做了一个深呼吸,怒目而视,“难怪,操,难怪你要搞成现在这个鬼样子,操!”


“请克制情绪,”康纳瞥到汉克背后,在另外一个红色空间的入口处有两个仿生人的警戒度升高了,他们正朝这边看过来,“我们只需要一个房间和合理的理由。”


“然后呢?嗯?等我们结束之后又怎么办?”汉克说,“我告诉你我他妈的绝对不可能去搞一个仿生人!”


等那个时候他会计算出最佳解决方案。但是康纳并没有时间告诉汉克这点。最多还有十秒,那两个警戒度已经达到百分之六十七的仿生人就会走过来。


不过好在他自身本来也就是一个仿生人。


 




 


 


……


 


 


 


 


“就算你改变主意也晚了,汉克。”


不用这个仿生人强调,汉克也能察觉到对方之前似乎是发现了什么。说罢康纳便抬起左手摁在他们身旁的门上。还没等他站直,康纳一把便扯住了他的衣领。汉克被他强硬地拽离了原地,顺势还被推了一把。


他对此并无准备,一连踉跄了好几步,站稳的时候才意识到他们已经退到了被康纳打开的房间里。门是自动的,他们进来后就关上了。


“你他妈要是再敢------”


康纳摇了摇头,朝他逼近。看来若是他不配合着后退,这个该死的机器人一定会动手推他。要不是因为他并不确定康纳刚才看到了什么,他一定会把这个小子好好教训一顿,告诉他什么是礼貌。


可现在他也只能一再的后退。还没几步,他的小腿就已经抵着床边了,而就在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的瞬间,康纳便已经撞了上来。


他们一齐跌在床上,身下的床垫比他想象中还要软,一时间他找不到支撑点,外加康纳趁机推了他一把,他背部直接砸在床上。康纳用手撑在他胸膛上,限制了他的行动。而他身侧两边的丝绸床单则凹陷的更深,康纳挪动着膝盖,把床单变得皱皱巴巴。


汉克仰头看着跨坐在他腿上的康纳。他警告:“如果你之后不给我一个好的理由的话……”


“一定会的。”


康纳单手扯开了身上白色衬衣的纽扣。他正好挡住了头顶的光线,俯下身来的同时就像是黑暗倾泻而下。但他中途偏侧了身子,额侧的碎发扫过了汉克的眼角,最后悄然落在他的耳间。


康纳说道:“别动。”


不知道他到底挨着自己的脖子有多近,连说话时带来的颤动与气息都能感觉得到。他习惯性的骂声强硬地憋了回去,却没想到门口响起来的声音将他的感受给说了出来。


“天啊,这简直太扯了。”


汉克简直都要点头了,康纳却靠得更近了,他的脸甚至直接挨着了汉克的脖子。他之前都没注意到仿生人的人造皮肤是这么逼真,若不是冷得令人发指,和人类根本没有区别。


他咬牙切齿道:“你就没有个见鬼的温度调节器吗?”


“没有,”康纳倒是言简意赅,“但我的温度也会随着室内的温度上升。”


“走吧,”门口的声音继续着,“是我们打扰了。”


门才堪堪合上,康纳便舍弃了刚才的伪装,他坐了起来。汉克用手撑着床,也一同支起了身体。他这才注意到康纳的表情就从未有过太大的变化,人类设计出来的仿生人随便一抓都像是康纳这样的话,成为新智慧型生物也是迟早的事情罢了。


“请配合我,副队长,”康纳说道,“请抬起手。”


汉克的眉梢刚有上扬趋势,康纳立即补充道:“我保证是最后一次。”


“这可真他妈操蛋,到底是谁设计的你?”汉克骂骂咧咧,却仍是勉强地按照他说的做出了动作。


如果说他抓的这个仿生人是来终结他的事业的他也信了,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没猜到康纳会直接将他的上衣给干净利落地拽了下来。他瞪大眼睛看着已经被甩到地上的衣服,而康纳却丝毫没有犹豫地从他身上下来了,他半路将自己身上白色衬衣的纽扣全部解开,还将皮带也一并扔到地上。紧接着他又把牛仔裤如此熟练地踩下来,边走边踢到了一旁。


就算是他将床边柜台上的东西全部扫在地上也没能让汉克更加惊讶。


康纳跪坐在那堆他发疯般弄出来的灾难里,对着一些散落的瓶瓶罐罐一一检查着。


“我明天就要去找你的创造者,我发誓,”汉克跟着站了起来,“保证他那进水了的大脑表面上还能多点色彩。”  


“你不会的,汉克,”康纳拧开了其中一个小瓶子,“今天一定会有所收获,只是需要更多的------”  


“请问出什么事------”话语戛然而止。


汉克听声音分辨出面前的正是刚才过来探查的两人。他们环视了一周,似乎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面面相觑。若不是情况所迫,汉克也很想和他们做出一样的表情,但他只能把视线集中在康纳身上。可他看过去半秒都不到就后悔了。


刚才康纳拿起的小瓶子已经落在地上砸了个粉碎,那里面淡蓝色的液体从他的下巴一路流淌下去,染了他的白衬衫。而康纳却在那里垂着眼,一言不发。就像是注意到他的视线般,康纳快速地瞟了他一眼。


那两名仿生人见此又转向他,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


汉克就算不用多年的办案经验,也能看懂这两个仿生人在想什么。康纳的临场做戏轻而易举地就骗过了他的同类。


而至于康纳?他相信他的确是特制的机型了。如果模控生命大量生产这种仿生人,还没等到这群机器人起义,就会先破产。


汉克捏了捏眉头,做了一个深呼吸。


“不用担心,先生,”就像是怕他说话一样,那名仿生人抢先说道,“我们会在外面等你们。”


“我们很能明白您的需求,”另外一名仿生人露出了一个微笑,不得不说,模仿人类的神色与语气真是惟妙惟肖,“我们会给您一个惊喜。”


话音未落,两名之前还对他们抱有怀疑的仿生人毫不犹豫地就走了出去,顺带着还帮他们关了门自动感应开启的功能。汉克瞪着他面前的门好几秒,恨不得用意念烧烂这个破地方。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用眼神质问康纳。


而那个小混蛋却在慢悠悠地站起来之后,笑着对他眨了眨眼。


 


 










TBC











……




*现在靠吸汉康和游戏续命


*伊甸园之行在下章继续


*以后有相关彩蛋惊喜

评论

热度(1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