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falgar.

养老

【底特律/警探组+900G】欢迎来到时尚圈

好吃

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cp康汉&900Gavin


*标题可见 时尚圈AU 全员皆人类


*其实脑洞来自于阿曼达那张非常fashion的初设(小声bb


康纳第一次见到汉克的时候对方穿一件灰色T恤搭一件夹克,头发留长了却没有认真打理过,看上去要多随便就多随便,一点都没有时尚工作者该有的风骚。虽然这话由一本正经套工作制服的康纳来讲一点也不合适。


汉克似乎不是很喜欢他,这点清清楚楚写在他脸上,而在口头上他更是丝毫不客气,“我不指望你办成些什么,至少不要对我的现场动手动脚,不要质疑我的规划,懂了?”


“明白。”汉克比康纳的资历要老。更何况这场大秀虽然是由模控生命和DPD联手操刀,说到底还是由DPD主导,毕竟后者是沉淀了百年的奢侈品品牌。模控生命虽然一直占领着不错的市场份额,可终究是现在的“时尚教父”卡姆斯基先生白手起家创立起来的,论起历史底蕴和品牌荣誉无法与DPD媲美。


不过尽管有警告在先,康纳还是刚到工作室就忍不住碰了摆在墙边的样品。那是一件淑女款式的蓝黑色短连衣裙,耸着高高的立领,领口和袖口都包着繁复的蕾丝。康纳手指刚一碰到裙面,汉克就叫停了他,“嘿!你他妈在对她做什么。”


“抱歉,安德森先生。我只是有一些困惑。”


“我可没有时间解决你的困惑。”


“这是单纯的缎面礼服,安德森先生,可据我所知我们这次的主题并没有正式到需要安排礼服。”


“是的,‘坏女孩’,当然不正式。”汉克重重躺进了靠背椅里面,看上去敷衍得一塌糊涂,“帕森斯设计学院毕业的?”


“是的。”


汉克眯起眼睛打量了他一会儿,右嘴角牵动一下,抽出一个不以为意的微笑,“你们所谓学院派都是这样的,听好了小子,说出几个跟‘坏女孩’有关的元素。”


“皮革,烟草,酒精,纹身,烟熏妆,”康纳略微停顿了一下,“法国斗牛犬。”


“最后一个还稍微有点意思。”汉克闷声笑了一声,“前面的那些,就是我为什么讨厌和你们这些名校毕业的小鬼合作。”


康纳微微低下来头,似乎是在反思,“抱歉,安德森先生。”


“见鬼,我为什么需要你的道歉。算了。我不知道模控生命的人居然都不知道我们将要表现的是什么。”


“我们确实没有提前收到资料,我认为我此次就是前来沟通的。”


“猜猜就能猜到。”汉克相当草率地截住了他的话头,“你这种人为什么会去学设计?难道不应该是数据分析那种玩意儿更适合你吗。接着这个。”汉克从旁边的纸箱里翻出一本册子,直接冲康纳飞过去,康纳当即拍住了它。举起来一看,是一份DPD的品牌介绍手册。


“一个品牌是不能失去灵魂的,DPD一直以来都走的是高档优雅的路线,因此无论主题如何,我们都不会做那些自降身份的破作品。你把那个塑料模特转过来。”


康纳于是把手册夹在腋下,将小礼服转了个面。高贵保守的正面背进阴影里,囫囵个地露出裙装背面的大胆露背设计,开衩边缘还镶了些十分朋克的金属单件。康纳愣了一两秒,就听见汉克懒散地说,“DPD的坏女孩,主旨应该是神秘和性感,也就是说要在‘裸露’这个关键词上下功夫,并且要有技巧性地裸露。”


“我们的坏女孩可以是一切美丽、迷人又危险的生物,比如说猫女、吸血鬼和海妖塞壬。哥特风格也将是必不可少的一个部分。就拿这一件做个例子吧,到上秀的时候,鞋子的搭配也对风格的展示十分重要。”


“带铆钉的玛丽珍鞋。”康纳水到渠成地接了下去。汉克轻轻打了个响指,“还可以啊新人。行吧,今天就到这里吧。”他毫不掩饰地哈欠了一声,像一只惯犯懒病的大猫,康纳从他脸上看不出他对自己的态度。


“安德森先生,我们今天不是应该还有工作要完成吗。” 


“没有了没有了,回家休息吧。”


康纳刚皱了皱眉头打算反驳,汉克就很不耐烦地掐住了他的话,“你想干什么你自己干吧,要是敢吵我你就死定了。”他从脚边的纸箱里抽出一条业已皱巴巴的眼罩,往脸上一套,就不再理睬康纳了。而康纳站在旁边歪着头盯了他一会儿。汉克眼罩戴得很不讲究,康纳看到他被蹭得拱起来的发绺,脑子里面的强迫症警报警铃大作,最后还是忍不住走过去帮他把绞在松紧带上的几缕头发小心翼翼地捻了出来。


“我跟你说过不要吵我。”汉克瓮声瓮气地抱怨着。康纳原先觉得他有大概率已经睡着了,才敢上去上下其手,可现在被抓个正着,他心里居然有一个角落在嘀咕着可爱,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词可不可以用来形容一个中年男性。


那是康纳第一次和汉克接触,却已经开始相当自然地顺从了他的偷懒和不配合,不过当时他还不知道在以后他会如何熟练地犯下这个错误。


汉克真正睡着了以后康纳才自觉地参观起工作室。汉克的工作室乱得自成一派,茶几,沙发,甚至于是地毯上都堆砌着吃空了的披萨盒和包装纸,全都敞开着像是要把整个房间都吞吃入腹。考虑到未来一段时间这将是他们两个共同的办公场所,并且为了顺势刷汉克的好感度,方便执行任务,康纳决心替他收拾战场。他从地上捡了几只装外卖的塑料袋,将地上的狼藉逐一收纳进去,如此上下楼三两个回合,室内就基本可看了。康纳又把滚得满桌椅底下都是的卷筒纸全都扶起来,重新裹卷结实了,再整整齐齐地码放在桌子上。做完这一切,他才开始定下心来观摩汉克的工作室。


很难想象汉克居然会是一个喜欢养盆栽的人,许多细节里都见缝插针地点缀着植物,虽然像日本枫树之类的早就枯死了,只剩下一些耐旱的丝兰和仙人掌还在顽强地呼吸。康纳又环视一圈,墙上钉了一排简易书架,上面密密麻麻摆了爵士乐与黑暗重金属相关的专辑,康纳默默把这些信息记在心里,盘算着以后或许会有用。地毯上粘着一团团金色的长毛,看上去像乱糟糟的狗类的毛发。


康纳把毛团都清理掉了,无所事事的空档里给自己的弟弟打了个电话,“你那边进行得还顺利吗?”


“我接手的是一个十分棘手的秀场设计师。”他冷酷地发言,“我会把他矫正的。”


“你不能这样,你应该听听他的,我们是去协助他们的。”


“我会考虑一个恰当的解决方案。你那边呢?”


“一个很有经验的编导,有点可爱,我想和他建立友好的关系。”


“…”对面的那位康纳一下子沉默了。


不久后康纳就有幸见到了那位据说脾气又臭又难搞的李德设计师,当时他和汉克已经很有默契了,所以当盖文•李德一开口就冲汉克飙脏字的时候康纳差点没绷住。索性汉克本人也是一个脏话奇才,三言两语就把盖文给噎了回去。


“那你呢?你就是那个混蛋900的兄弟?”


“李德先生,我告诉我过你不要再喊我的工作编号。”


“那我喊你什么呢?垃圾?蠢驴?而且他妈的你不是跟你那哥哥一个名字吗?”


“闭嘴,李德。”汉克恶声恶气地怼回去,“我可没精力听你说那么多狗屁不通的废话。我是来跟你讲秀场设计的要求的。”


“我不需要你的指示,安德森,别以为当一个王八蛋编导就可以颐指气使了。我告诉你,我完全了解克里斯的服装设计套路,我自己就可以贴合他的风格。你该早早收起你的心思跟你的小狗回家待着。”


“操,李德,你以为我想和你讨论吗?还不是因为这场大秀实在重要。”


盖文当着他的面咬了一下牙,左颌危险地鼓张了一下,但是他们确实都十分清楚这场春夏大秀的重要性。此次挑战他们品牌权威的,是“时尚圈最后的大师”卡尔的关门弟子马库斯。他创立的耶利哥就像一匹黑马,不是带着在时尚领域分一杯羹的心态来凑热闹的,而是揣着“引发一场时尚革命”的野望来发起侵略的。对此DPD和模控生命都无比戒备。


“我自己会去跟克里斯聊。”盖文理直气壮地说,“你的话…”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颈后的软肉就被900拎了起来,若是剔除他刚刚的恶劣行径,这个举动看上去还真像是在虐猫。“李德先生,我建议你听取安德森先生的意见,设计师必须要与编导对话。”


“你个混球……快点,松手,放尊重一点!我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我靠,真疼…哪个没有脑子的又规定了我一定要和他对话吗?天杀的你快给我松手!”


最后盖文还是被900提溜进了隔室里与汉克他们谈了一场,尽管最后他们不约而同地下了一个协议,以后都将以克里斯为媒介进行沟通。


“对不起了克里斯。”汉克在编辑短信的时候由衷地感叹了一下,深刻地意识到敬爱的服装设计师因为DPD的内部斗争付出了多少睡眠。


感谢克里斯,因为他的无私奉献,之后的一段时间风平浪静,没有发生什么恶性斗嘴事件。不过不久之后盖文就突然获得了嘲笑汉克的把柄,那是因为康纳——汉克的助理兼宠物,向他表白了。据目击者称,当天景色十分壮观,西装革履的康纳站在汉克公寓楼下(鬼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汉克的门牌号的),怀里抱着芦荟、吊兰和仙人掌,智能手机连着扬声器,嚣张地播放一首浪漫情调的蓝调,面无表情地大声喊着,“安德森先生我爱您!”汉克简直是因为耐不住羞耻才下来开门的,又羞又恼地把康纳直接赶了进去,至于他们做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反正等两个人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亲亲热热地做起情侣了,虽然可能只有康纳单方面异常亲热,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之间的关系改变了。


对此盖文勤勤恳恳地冷嘲热讽了好几天,期间总是被汉克强行推出去。好脾气的康纳当然不在乎那些,只有当汉克叫他对付盖文时才会大显身手。与盖文的看热闹不嫌事大不同,900对现状忧心忡忡。他发现自从那两个家伙确定了关系,康纳就不再那么有效率了。无论如何,他们此次被派来DPD的目的是为了确保模控生命在秀场中能占有足够的位置。可康纳那个软骨头似乎是越来越倾向于偏袒汉克了,900简直恨铁不成钢。


果然办公室恋情是不可取的。900下了结论。


随着时间的推进,秀场的设计也渐趋完善,为了确保盖文在规定时间里认真工作,900每天都陪他在他的工作室里耗着,这曾引发盖文不止一次的唠叨,“我他妈究竟是养了一个助手还是一个监管员,你离我远一点,你快要惹毛我了。”不过因为身高差和武力值等复杂因素,盖文没有机会反抗这种以下犯上的暴权。相信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几个人会被一个高大的男人环在办公桌前,强迫作业了。只有上帝知道他是怎么每次一站起来就被对方强硬的肩膀抵下来的。


最终盖文定下终稿的时候900也在他的身旁。他的作品异乎寻常的浪漫,至少浪漫得不像出自他的手笔。整个秀场缀满了长长垂下来的灯泡,全都泛着橙色紫色交织的迷蒙光芒,既像是自天际坠落的星辰,又像是自地平线升起的梦幻泡影,T台上部分铺了光油,模拟一种积水未干的湿漉漉的余韵,刚好映出漫天星辰泡影的倒影,倒像是额外扩展了一片片独立的小型宇宙。这次的设计是极致的如梦似幻,连后方墙体上排布的聚光灯都打着暧昧的蓝紫色灯光,有种纠缠不清的爱欲,且隐隐绰绰地戳破了坏女孩那层温柔的思绪。900从没想过他的作品会如此完美而贴合。当他问起来的时候,盖文还是一样的张牙舞爪,说着什么他当然知道怎么做,才不需要任何人指手画脚,一边还魔鬼似的指使900去买咖啡,900走在去便利店的路上,严肃地意识到他离成为康纳一样的动物也不远了,不过900还是选择自我调整,必要时拒绝盖文的一些要求,得来对方几句不痛不痒,甚至有些可爱的咒骂。


可爱?我果然跟康纳越来越像了。900又一次下定结论,这次他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然而事情真正产生变化却是由盖文引起的。当DPD大范围面试模特的时候,盖文无意间相中了一个小模特,比他自己高了不止一点半点,但是长腿细腰,还有长颈和格外性感的锁骨。盖文和她一拍即合,各取所需,当即决定去化妆间比划几下,谁知道好事还没有干成900就进来了。


他确实是跟着盖文进来的,进来之前心里也确实打好了草稿,但当他看到女模一大片黄油一样裸露的大腿环住盖文的时候,他还是出乎他自己意料地生气了,无法控制的怒火促使他一把把女模从盖文身上掀了下来,她才刚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900就用一种奇异的冷酷的礼貌语气把她请了出去,女士窘迫得一刻都不敢久留,还在扣衬衫的扣子就半趿着高跟鞋踉踉跄跄地推门而出。盖文快要被气死了,他被900揿在化妆台上,大声叫嚷着一点不得体的话,又企图挣脱900的钳制,可900只是更用力地把他摁回去。盖文的后腰撞到桌沿,疼到嘶嘶倒吸冷气。900没有丝毫要松手的意思,盖文在他的手掌底下垂死挣扎,久违地感觉到了一丝恐惧,“你他妈到底想要干什么。”


900没有正面回答,只有膝盖委婉地擦过盖文的裆部,“你需要解决一下吗。”


“操,知道就快点放我走,今天的帐我记下来,你给我滚远点,永远别他妈回来。”


“我来帮你吧。”


“什…”


盖文没有问完,900的嘴唇已经势不可挡地封住了他的呼吸,他尝试张开嘴来争夺氧气,却只尝到900那条狡猾的舌头,他的大脑为此一滞,所有其中流动的物质都凝结成了固态。


于是盖文知道,他今天完了。


End


*盖文的秀场参考自Marc Jacobs2017春夏时装周秀场


*又名DPD&模控生命联姻记(什么

评论

热度(308)

  1. gracelam东坡肘子_还是把名字改回来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