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falgar.

养老

【900G】 恋物癖 后篇

透明君:

阅读提示:盖文认为他对待RK900并不是属于对人类的喜欢,而是喜欢一个物件。


片段式,我流900G


建议阅读之前看下前篇,不论之前看没看过_(:з)∠)_食用效果更佳


前篇


备用方案(接战损,话说怎么又在床上……)


 


盖文听到门锁被打开的声音。


他睁开干涩的眼皮,向左侧躺的身体紧绷,耳朵仔细留意着走动的声响。


声音的主人直接走到卧室门口,盖文察觉出那步伐声的熟悉。惹眼的蓝色圆环在黑暗中发光,它快速地凑近床边,盖文左手边空着的床垫蓦地下陷一大片区域。RK900的手臂圈起盖文的腰背,手掌贴着臀部,把人类整个带进怀里。


盖文的额头抵在仿生人的胸膛,他听见RK900领口被拉开的声音,制服掩盖下的身体什么都没穿。首次解锁武器库时,人类和仿生人掌心相贴,然后眼睁睁看着仿生人解开制服袒露胸腹,RK900解释这是为了减少取用武器的时间而作出的合理改进。


合理,但是真他妈变态。


真想知道模控生命设计出人类样貌的仿生人,给他们穿上光鲜的制服,里头却是毫无羞耻心的真空,到底是想讽刺些什么。


也许就是讽刺被仿生人扒得精光的盖文·李德和他的屁股。


“入眠模式1号方案。”RK900单手搂着盖文的后脑接吻,重复每个夜晚的开场白,盖文厌恶冗余的话语,但唯有这句话能阻止他沉沦进不切实际的思维陷阱。


盖文不急着接吻,也不急着入睡(尽管在RK900进屋前他仍在失眠),他的手放在RK900的脉搏调节器上,手指掐进机芯的边缘,用掌心推搡。每当盖文想坚决地拒绝RK900的时候,他只能这么做,才会有效。


嘴唇分离时弹性的软肉啵的一响,喘息紧跟其后,温热的唾液拉扯成细丝,RK900退后时不忘卷走一些。仿生人用手指抚弄盖文的鬓角,等待他的要求。


“你的右手修好了?”


盖文无法忘记RK900的手变成了什么惨样。手指关节扭曲变形,裂开的皮肤边缘翘起尖锐的卷边,拔掉子弹后掌心像是裂开了一个黑洞,烧焦的电线和蓝血血管交错狰狞,展现出机械的粗野和冰冷。他清楚仿生人有双好看的手,因而更无法忍受它残破成一摊垃圾废铁的样子,挂在RK900的手臂上。


“做完汇报后我做了简略焊接处理,明天还要再去一趟安装组件,请假的邮件已经发往福勒局长的邮箱。”


“那你今天回来干嘛。”盖文发出嫌恶的啧声,在RK900的视角里他的情绪摇摆不定,“乖乖待在大楼里等着岂不省事?我可不想和破烂做那档子事。”


“我回来执行任务。”RK900亲吻他的下巴,用嘴唇摩挲胡茬,在盖文湿润的嘴角边舔舐,舌头路过紧抿的缝隙,等待其主人打开门迎接。


“现在,继续?”


这塑料混蛋心里就只有他的任务……盖文松开唇缝,仿生人灵活的舌头立刻钻进口腔,搅动纠缠厚实的舌苔,发出极其亲密的粘腻水声。盖文含糊的命令差点要被激烈的亲吻掩盖过去,但他确信自己的每个字都足够清楚,而且为此十分得意。


“换成2号方案。”


这条破碎的话语本就是为戏弄RK900而创造的,很少有人能理解盖文·里德的乐趣,他自己也难用道理说清,而让RK900不如意也是他目前的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调剂品。貌似所有人都说RK900是他手握锁链那段牵着的好狗(连汉克安德森都迟疑着赞同了),只有他自己从来不认为那双冷漠灰眸底下有着对主人完全服从的温驯,连那台RK800-51都不可能是那种货色,更何况这台始终俯视着他的升级品。


他看自己的每个眼神都透露着轻蔑的傲慢,像是RK900才是真正拥有属于自己玩偶的主人,而那个被摆弄玩偶的名字叫盖文·里德。


这他妈才不是被害妄想症。


RK900停顿了片刻,盖文在猜想他那个常年发蓝的LED是否会展现出焦虑的黄色和红色。可惜RK900从来睡在盖文的左手边、右侧躺,按照盖文的指令,挡住他脑门上散发出的恼人光亮。很快他否定了这个想法,仅仅因此就慌乱起来太小题大做,反倒不符合军用型仿生人拥有的魄力。


“盖文,你是在害怕吗?”


仿生人罕见的关注了人类的情绪,之前他们从没有此类交流,只有指令和盖文的单方面挑衅。然而他嘴里也不可能吐得出任何好话,“你在害怕我用破碎的手指操进去,你为此感到恐惧?”


“当然不,你个蠢货!执行命令,就现在!”


盖文恼怒地咬住RK900的嘴唇,他确实在意RK900的手,但根本和害怕做这档子事无关,难道还能比仿生组件进入身体更让人恐惧吗?!那地方以上就是保管枪支弹药的军火库,距离他们身体契合的地方也不过几层钢板和电路而已。


“启用备用方案。”


RK900搂紧盖文,他停止了腿部交缠入侵的动作,生物组建也不再暗示性意味浓重地顶弄,亲吻风格更换为点到为止嘴唇相触。他沿着盖文的脸颊吻到鼻梁,在那道疤痕上流连,等盖文不耐烦地眯着眼睛躲闪后,在额头上落下一个声响清晰的晚安吻。


“晚安,盖文。”RK900按照要求中提到的使用最温柔(也可能是恶心)的态度在盖文耳边说出这句话,盖文腻味得浑身一抖,接着手掌用合适的力道贴着盖文的背后安抚,需要持续到人类睡着为止。


追捕团伙作案抢劫的逃犯的事项今天告一段落,盖文为此案投入了半个月的精力,底特律因仿生人革命引发的戒严行为使得逃犯趁乱(还是仿生人革命,成也败也)抢劫后无法离境。七人团伙,有一人在RK900武装支援中被击毙,其余六人伤残被捕。


RK900手部组件中弹使得今晚缺少结案后的放纵,而原本盖文就已经疲于连日检查录像、盯梢和行动的方案规划和现场抓捕。在RK900回来之前,他以为自己能睡个昏天黑地,结果满脑子都是挡在他面前的,为他扼住死亡的那只手。


仿生人拥有一双好看的手。


手掌白净宽大,指节纤长,模拟出骨肉匀称的美感。褪去皮肤后可以摆到盖文漫不经心参观且当作与女警搭话谈资的艺术展里,打上灯光,充当一座造型优美的陶瓷展品,如此也足够吸引眼球。


盖文初次和RK900的交流就注意到这点。


老套的开场,重复的要求,休息室里RK900立即执行了盖文的指令,为他倒了一杯咖啡。


盖文当然没有接过RK900倒的咖啡,但他转身离开时被那双手从身后抓住,手掌包裹着手掌,强迫握住了滚烫的杯壁。仿生人贴着脸颊在他耳边低语任务完成之类的鬼话,盖文盯着他那双好看的手,掌心灼烫得几乎无法忍受。


“检测到温度过高,有烫伤风险。”RK900强迫他捧着咖啡后,故作姿态地展露出友好态度帮忙接过,把快要满溢的褐色液体送盖文嘴边,“需要我喂你喝吗?”


忽略掉很不好看的后续结局,RK900那双手在最开始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等他们滚到床上,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深刻了。


RK900的掌心渐渐透出舒适的热温,盖文打了个哈欠,后背蹭着热源埋头要睡。管他呢,就当自己真有恋物癖好了。


无论是在意这双手,还是这个仿生人,都只是盖文·李德不为人知的恋物癖而已。


 


 


答疑(疑问,存在康汉倾向


 


 


某日,底特律警局,晚餐前,距离下班(只要没有突发案件)还有十分钟。


“所以,你们真的在一起了?”康纳在通讯频道询问RK900,“我没想到李德警官这么快就对你敞开、敞开怀抱。”康纳斟酌了用词,RK900和盖文的相处看起来并不太像感情深厚的搭档,至少按照他和汉克的相处而言,显得太冷漠。


“按照性关系上,我确实已经是他的伴侣了。”RK900盯着自己的手,作为军用型他没有康纳那种存粹为带给搭档乐趣而设定的待机抛硬币的动作,可他自己也养成了一些习惯,或者说,挑选了一个待机动作。


手微微握拳手抵在下巴上,仿佛无意识地用食指关节摩挲嘴唇,一个近似人类的思考动作。至于挑选的原因,当然是因为盖文会直勾勾地盯着他的手,眼睛瞪得像是讨要亲吻,而RK900当然会满足他的。


“你以伴侣自居?可我看李德貌似不这么想。”


“他是我的,不会存在第二个人类或者仿生人能夺走。”


康纳看见RK900露出一个表情,可以称之为玩味,也可以称之为危险。他心中的某些模拟推论因此成立,100%成功通过。


“你使用了暴力手段。”


“如果你是指引导身体到崩溃的边缘算做是暴力的话。”RK900轻描淡写地说出真相,康纳额间的LED瞬间飙红,“对人类而言,在情欲的巅峰反复被镇压和冷却,直到逼近身体极限,大脑失去理智,这时候他什么都愿意做的。”


“包括哭着恳求我。”


RK900压着盖文玩弄他,醉酒后的反抗和沙哑呻吟将仿生人的兴奋值维持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处理器给出的拷问方案已经堆满了视觉界面。盖文·李德浑身颤抖,腰部痉挛,腿跟和乳首被他在意的那双手掐成鲜嫩的水红色,饱满的肌肉在手指间鼓起,眼泪顺着下巴滑到锁骨。高效率方案的成果立竿见影,盖文在极端的欢愉和痛苦之间来回,最后抛弃羞耻心哽咽着乞求仿生人的怜悯。


脆弱、无助、濒临失控,当这种词语的描述出现在他的搭档身上,那张喜欢得意挑衅,嗤笑嘲讽的脸蛋上,倒是可爱的过分。


所以RK900体贴地告诉他,对待军用型,就应该用命令来驱使。应对责骂和哀求是社交模块的工作,RK900没有那种模块,他该记住的,用身体记住也不错。


“征服一个人类对我们来说并不困难。”


“可是这类举动会伤害到人格尊严,甚至可能造成心理创伤,如果强烈违背当事人意愿,那么你的举动足以构成犯罪行为。”康纳冷静地指出RK900的漏洞,可他的LED依然泛红,预建路径自动启用。


“评估方案风险,你已经在考虑了,对吗?”


“不……我,我不会做的。”


“就算你是警用型,内置的审讯模块也足够对付一位性格古怪又强硬的副队长吧?”RK900采用康纳的说辞形容汉克安德森,RK800-51显然陷入了逻辑纠缠之中。


犹豫的表情出现在和自己相同的脸上,还真是让人不快。RK900的视线下移到康纳焦虑合握的双手,颇为冷漠挑剔地回忆盖文是否对RK800存在什么不必要的关注。记忆搜索结果为无,他满意地把入眠方案做了些温和调整。


反正一些微小调整,忙于应对的盖文也发觉不了。


“别把审讯模块和拷问模块一概而论,你的方式太粗暴了,不适合我和副队长。”


“对待疑犯和对待俘虏的区别,但我们做的都是一样的事。安慰、安抚、威胁、取得信任、施压、理解、命令、惊吓、保护、警告,剔除掉温和的几个选项,我们没有任何不同。而你迄今为止的效率太过低下,因为把心思全放在照顾‘疑犯’的身心健康和日常起居,危机感全无。”


人类和仿生人不一样,他们不是量产品,躯体脆弱且不可替换,头脑做出的计算量有限还会被情绪干扰,世上只此一个,就连瑕疵也别无二家。


 所以世界上只此一个的盖文·李德,他会属于谁呢?


RK900面无表情地亲吻了手指,电子信号构成的心灵愉快地做出了判决书。


“我得到了我想要的,这就足够了。”


“我……汉克……”康纳陷入混乱之中,RK900没有管他,径直离开去休息室倒了杯咖啡,调配牛奶和糖块,凉成适宜温度。


他拿着咖啡走到盖文的办公桌边,盖文正在写报告,桌上的文件夹和报告堆成小山,靠近后还能听见盖文的咒骂声:“靠,安德森那个老混蛋,把书面工作都推给我。”边打字边就着RK900的动作喝了一口咖啡。


“你刚才干嘛去了,把CA-41926和CA-93825编号档案找出来,翻到嫌疑人及家属那一栏,还有……”


RK900扫描出相应文件递给盖文,他露出一个不明显的微笑。


“替你还击安德森副队长。”


 


 


END


 


就这样吧,爽完了_(:з)∠)_不摸了


 


虽然RK900没说假话,但康纳酱后来才发现RK900宠盖文得一匹,自己差点着了道。


 


RK900:秀恩爱我也是更快更强的。


 


 
看了下手机文字排版我窒息了
 

评论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