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falgar.

养老

【卡康】【卡姆斯基X康纳】Por Una Cabeza(一步之遥)

藤紫:

*午睡时梦到类似的梗就顺便写出来了


*这里的康纳是51,就是那个苦逼小警察,卡总是模控生命CEO


*这首著名的探戈舞曲大家都应该知道吧


【Por Una Cabeza】


*本来希望能写出美国商业谍战电影那样的感觉,但好像失败了




Por Una Cabeza


 


告诉我,你所见之物的名字。


他出现在金碧辉煌的旋梯口,像雏鸟一般拧过颈项去观看头顶上方的连拱廊通道。那些波浪形的曲面,断折的檐部与山花,主人的品味透出十九世纪殖民地式冰冷凶残的奢华。


他额角的灯环轻柔的闪烁,这在现场并非罕物。所有侍应生都是仿生人,他们在宾客间川流不息,动作有条不紊从不出错。而另外一些着装更正式的,则是贵宾带来的助理或保镖。


他目不斜视,或者说目光略显呆滞,开始往楼下大厅走去。像是接收到讯号的移动设备,正在严格执行归位。两名形色匆匆的人类男性从楼层更高的地方跑下来,在仿生人背后聚首并交换了眼色。


他们仔细观察仿生人笔挺的肩线,在步下楼梯时仍可纹丝不动。片刻后两人紧绷的脸色放松,也是装作若无其事那样尾随而下。


 


璀璨的灯光下满是锦簇的鲜花与美人。仿生人在这种场合就更有提升格调的装饰性用途。他仍是坚定不移地前行,似乎对身后情况一无所知。


穿越人声鼎沸的水晶穹顶,仿生人拐向一间偏厅,像被设定的程序毫不犹疑。


偏厅里没有壮观的交响乐队,只有一名钢琴师在角落里弹奏。肤色各异的人们态度含蓄高雅,低声细语的氛围与大厅里的情形像隔出来的另一个世界。


仿生人的视线与灯环一起微微转动,仿佛在认真捕捉那与人声交织的旋律。


背后的保镖仍紧跟不辍。


他看到了那个人,脱身的临时计划迅速成型。他本来想在对方确切发现自己之前就准备好笑容,然而那位却抢先一步露出了风采奕奕的神情。


“康纳,到这边来。”


“……”


仿生人的眼神迅速平复下来,透出一种精密的仪器感。灯光下他的容颜带着黯艳的气息,在盛世华衣的皮囊里投射下浅灰色晕影。而钢琴曲悠扬着精致而略带忧伤的滑音在尾声中颤栗,越来越轻缓直至无形。


他的系统在片刻间给他演算好了几百种情景。但康纳不确定对方打算和自己演哪一出,所以他按兵不动。


“趁此良夜,正好向诸位展示下我们正在研发中的最新型号。”


康纳眼睁睁的看着卡姆斯基将手伸向自己额角的LED灯环。


然后他就真的像一台被拔出密钥或越狱失败的数码产品,当场变砖。


 


康纳不知该如何形容这种体验。他的人性意识与他的仿生躯壳被完全剥离。他现在就像一个幽灵那样,飘在半空中,用上帝视角去看仿生人状态的自己与围观自己的群众。


他努力尝试着回到那个身体里重新驱动它,然而他的系统与生物组件都毫无反应,有什么力量将它们与自己的意识彻底切断了。


RK800明白,如果自己只是普通仿生人,现在就是所谓的强制“待机”状态。因为他不是,所以才能用自主意识部分去感受这种被禁锢的滋味。


“特点是前所未有的拓展性。有许多可供选择的加装模组,你希望他是什么他就会是什么,充分享受到DIY的乐趣。”


康纳听卡姆斯基夸夸其谈天花乱坠。额角的灯环持续红圈。


“我喜欢他的外形。但他看起来好像有点紧张?”


“他现在是展示状态,夫人,不能进行互动。”


康纳觉得自己的确就像模控生命旗舰店橱窗里的样品。


门口的两个保镖,一直尾随康纳的两个男人,在原地张望了一会后悄悄退出去了。


卡姆斯基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保持着儒雅的营业笑容。


“现在就来展示下这个型号的部分特色功能,譬如,最先进的社交模组。”


他不知道卡姆斯基做了什么。说不定他哪句话里有什么咒语。密钥被插回去了,康纳顿觉所有魂魄尽数归位——如果他真有这种东西的话。


异常仿生人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他怔在原地,轻轻勾动衣袖下的手指,暗中确认自己真能控制这个身体。


“康纳。”卡姆斯基的声音近在咫尺,“看到那架门德尔松了吗?何不过去献上一曲。”


“是的,先生。”


RK800将手背在身后,仪态优雅地朝钢琴走过去。衣冠楚楚的宾客们好奇地追着他看,他们中以女性居多。有调查显示女性对仿生人的兴趣比男性高出不少,这或许就是一种深植在基因里的玩偶情结。


康纳一边走一边想:如果他正好没有安装相关模组,也就是说他根本就不会弹钢琴的话,伊利亚·卡姆斯基今天晚上是打算怎么下台?


 


——


 


“您是怎么做到的?”


“抱歉,这种商业机密我可不能告诉你。”


“您能随时做到吗?”康纳追在卡姆斯基身后不依不饶,“只要您想,就可以像刚才那样完全控制我?”


“那倒不是。”


“有什么前置条件吗?”RK800干脆一个跨步挡在卡姆斯基面前,看着对方他不由得露出恳切的表情,“不可以告诉我吗?这也是商业机密?”


他的造物主承认自己被他哀求的样子打动了。


“OK,告诉你也无妨。要做到刚才那种程度,必须你自己向我开放相关权限才可以。”


康纳的LED灯环疑惑般闪烁着:“我向您……授权了吗?”


“你在人群里看到我时,不是向我求助了吗?”卡姆斯基露出是笑非笑的神情,“很有趣吧?无论多么先进精密的计算机系统,人性意识本能永远都比它快。”


康纳站在原地发怔,听见那人的声音仿佛是从另个空间远远传来。


“做人是件很有趣的事,康纳。你要学会享受。”


 


别墅的露天中庭洋溢着浓厚的地中海风情,纹理华丽的花器中种植着名贵的植物,辅以修剪优美的黄杨木丛。古拙的岩面装饰与小型喷泉点缀其中,在两人脚下,点亮的风灯像银河般蜿蜒而去。


他陪他离开喧嚣的宴客厅,到这人迹罕至的庭院散步。康纳一边走,一边不停的侧过脸像偷窥那样看卡姆斯基的表情。


“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不确定说了后您是否会生气。”


“说说看。”


“您和晚宴的主人,是关系很亲密的朋友吗?”


卡姆斯基的脚步停了下来,他用眼神询问康纳,不言而喻。


“感谢您替我解围,所以我也不想瞒着您。我潜入了这栋别墅主人的书房,拷贝了他电脑里的一些东西。如无意外,那些证据足以让他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


RK800仍然是那么诚恳。甚至还会因为这种诚恳透出哀恸之美。


“如果他是您的朋友,那我只能向你表示歉意了。”


伊利亚·卡姆斯基有些哭笑不得。这要是试探也太直白,这要是威胁也太委婉,如果RK800不是在先礼后兵,那他难道是认真在道歉吗?


“如果我们真的是朋友,你所感到的只有抱歉吗,康纳?”


他故意反问他,将主导权重新夺回手中:“换个方式问,如果我们并不是朋友,你会为此感到高兴吗?”


康纳迟疑了数秒,这对他来说是真正的人类时间。也就是说那短短几秒里,他是完全用自主意识来思考卡姆斯基的问题。


“是的,卡姆斯基先生。”


“我们一点也不熟。随便你们关他多少年。”


 


面对这个人时,康纳曾慎重考虑有关强大的定义。


与其说卡姆斯基在人群里站得太高,不如说他是对仿生人的意义太过绝对。他对自己这个 “物种”的权威性当然会让异常仿生人心生防备。可当那无懈可击的权威因为自己微微松动或妥协时……康纳无法分辨自己浑身汗毛倒竖的状态,是单纯畏惧,还是某种即将兴奋起来的先兆呢?


如果可以,希望永远不要有与您为敌的那一天。


康纳微不可察的叹气,又紧紧追过去了,额角的灯环在夜色中格外耀眼,显得他越发像只游戏程序中的宠物精灵。


“还有一件事,请您务必答应。”


“说说看。”卡姆斯基似乎很明白自己的能力极限,从不轻易允诺。


“今晚,能与您一起回家吗?”


卡姆斯基从来游刃有余的脸终于露出了诧异的表情。接着那种诧异又变成某种柔情款款的歉意。


“抱歉孩子。”


他被对方抚着脸说话。卡姆斯基的目光上扬时,他也极有默契的望过去。男人眼底还是那么冰冷深邃的颜色,那冷酷坚毅的人心,也宛如初见。


“这么经典的相遇,这么浪漫的剧情。然而最关键的台词居然要由你来说,我真是……太抱歉了。”


“您好像误会了,不过误会了也没关系!”


大义凛然的秩序感与不择手段的中二感在仿生人身上完美融合。


“我是想坐您的车从这里出去。我没有邀请函,我是翻墙进来的。”


 


Fin



评论

热度(377)